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乡土杂谈 >

我学会了窝酸菜

时间:2021-07-13 09:07来源:原创 作者:张新中 点击:
我学会了窝酸菜 闲暇无聊,喜好看中央二台播放的美食节目。不管是老广、四川、湖南、中原美食栏目中都有窝酸菜一折,唯《千年陕菜》中没见窝酸菜。看外地人窝酸菜,整得很复杂,而咱陕西商洛本地人窝酸菜其实非常简单。 一般来讲窝酸菜是女人的事,我退休后
我学会了窝酸菜

      闲暇无聊,喜好看中央二台播放的美食节目。不管是老广、四川、湖南、中原美食栏目中都有窝酸菜一折,唯《千年陕菜》中没见窝酸菜。看外地人窝酸菜,整得很复杂,而咱陕西商洛本地人窝酸菜其实非常简单。
      一般来讲窝酸菜是女人的事,我退休后赋闲在家,想起自已在部队几十年,转业回来工作也很忙,家务基本是妻子全包。退休了,也该让妻子轻松了,回到家里,能帮妻子干点家务活就尽量多干点,让她也享受享受被人伺候的味道。能帮孩子们干点什么就多帮点儿,让他们安心工作,这也是老有所为。去年,我学会了窝酸菜。
     窝酸菜其实很简单,我一般是到菜市场买一两块钱一大捆芥菜或萝卜英子、芹菜、窝芛叶子、白菜帮子、花白帮子拿回来压在案板上切碎,倒入滚开水的大锅里搅两搅,捂上盖子焖一会儿,端起锅把烫水倒掉,换自来水细细儿地淘三四道,把淘净的菜用双手挤干水,一圪垯一圪垯放到搪瓷盆里散开。烧一锅滚水,打一碗包谷面水搅入滚水里,让翻浪滚几滚,适时搅两搅焖一会儿,端起来倒入盛菜的搪瓷盆里就成。剩下交给时间老人去发酵,让翠绿翠绿的菜叶儿变黄晶晶亮,再变成黑色。热天一般三十小时就酸了,冷天需五十小时才酸,就这么简单。
     记忆中儿时在丹凤竹林关老家窝酸菜,那可是家里的大事。每年初冬,待“雪籽儿响,萝卜长”到时候了,拔了萝卜削下英子,我妈坐那儿把萝卜英子一切一大蒲篮,烧满满一大接口锅滚水倒入盛切碎萝卜英子的大蒲篮烫,焖好了用大笊篱捞出来倒入两个竹编大方笼子里,父亲用水担“咯吱”“咯吱”担到堰渠里细细淘揉干净,控干河水,倒入八斗大酸菜瓮里压实,烧一锅浆水倒入,压上一块大石头,让它自然发酵变酸就行了。这一大瓮酸菜是我们一大家人整个冬天的下饭菜。那时候一年到头都需要窝酸菜,萝卜英子、胡萝卜英子、芥菜、油菜、芝麻叶、红薯叶、洋芋叶窝酸菜都是好的,但这些远远不够一家人吃,许多人家春夏秋季主要靠寻野菜窝酸菜。
     提起寻野菜,我心酸溜溜的,不堪回首。从六、七岁开始,就提着竹篮寻野菜,大了后背上背笼上王坡、郭丈沟、红土凸子、桐木沟、火炭沟、石板沟、小链沟、瓜园台、大凹到处跑得寻野菜。那时我们主要寻刺叶、拐菇针、苦沫儿菜窝酸菜。我们一上山一帮子,有些胆大的偷跑到山里人家房前屋后,偷拔一背笼油菜或偷掐一背笼芝麻叶跑回去了,我从来不干这事。寻野菜最喜欢大叶拐菇针、花叶拐菇针,窝酸了吃到嘴里有点药味儿,绵绵软软的很可口。有一次我和新春结伴去寻野菜,从大凹上山,全凹包谷才锄头遍草,野菜沫沫儿都没见,无奈上瓜园台还一样,没有,只得翻寨子顶儿到茂水沟,地又才锄过,最后从石板沟垴往石槽沟走去,沿路才寻满了一背笼野菜,到家天都黑静了,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那时候最怕寻野菜了,若跑一天回去背个空背笼,实实不好给父母亲大人交待啊!
     我学窝酸菜,主要是我爱吃酸菜。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从南到北早餐摊有羊肉米粉、牛肉米粉、狗肉米粉、海鲜米粉、热米皮、肠旺面、小笼包子、水煎包子、锅贴、蒸饺、煎饼、卷饼、油饼、油条、羊杂泡馍、牛筋面、面皮、馄饨、糊辣汤等等,多得数不过来。但正是“一处黄土养一处人”,人多随当地物产而择食。我的早餐却喜食黄豆、绿豆或红薯、洋芋、南瓜包谷糊汤就酸菜,有时也吃以扁豆、红豆、黑豆、花生、绿豆、莲子、银杏果等各种豆类和大包谷糝子熬成的粥,这两种饭唯酸菜下饭最可口,可能是这两种饭都是要放碱面,酸碱综合吧。我还喜食的杂粮糊汤豆面也离不了酸菜,总感到酸菜吃到嘴里绵软酸爽可口,开胃。
      本期执行编辑:郭志康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点击排行
  • 老战友魏世学

    老战友魏世学 老战友魏世学,一九七零年和我同时参军,在新兵团五营二十三连新训结束...

  • 徜徉在团结路商业步行街

    徜徉 团结路商业步行街 商州城区西段,最热闹繁华莫过团结路,它一直引领商州时代新潮...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