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乡土杂谈 >

戴云山 桃花依旧笑春风

时间:2020-06-28 05:52来源:原创 作者:李广华 点击:
戴云山 桃花依旧笑春风 商洛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位于州城北新街与工农路交汇的东南角,那是州城最繁华的地方。今天我准备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奋飞办公室闲聊,当我走到门外,看到@古道山客正和主人@奋飞把茶交谈甚欢,我刚落坐,三家村夜话还未转入正题,@浅
戴云山  桃花依旧笑春风

 
 
      商洛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位于州城北新街与工农路交汇的东南角,那是州城最繁华的地方。今天我准备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奋飞办公室闲聊,当我走到门外,看到@古道山客正和主人@奋飞把茶交谈甚欢,我刚落坐,三家村夜话还未转入正题,@浅思淡行来了,@黄就是皇来了,我很纳闷,今天是什么风又把我们几个人吹到了一起?正在奇怪,@王大师来电了,他正和@西丰阳在团结路散步,我们邀请他们在@奋飞处参加沙龙,真可谓英雄所见略同,不谋而合。
      仅仅三分钟时间,七星勺全聚,大家心有灵犀,决定开始我们商州民间文化研究协会2020年“抗疫情,强体魄,探古迹”文化旅游登山活动的第七站,把目标定在了海拔1251米的戴云山,按惯例大家自行组队,自带车辆,自担安全,自备食品,集体行动,会员管理,主要任务是探访城周第一高峰,研究戴云山遗存古迹及自然环境特点。
      戴云山,据《直隶商州志》载:自黄沙岭西迤至县治西北十五里起峰,曰戴云山,以“欲雨先云”得名。西麓曰二龙山,其南一峰突起,曰两岩山,山下即胭脂关碥。北三里许有井,深丈余,曰霍家洞。逾井而过,里宽若数间屋,中有两岔,石径不盈尺,蟹行百余步,一穴向下,以木梯度之,左右前后岩穴可栖者数十百处,明季土人避兵其中,贼以火熏之,烟以满山出,不能为害。
      清代诗人王时叙,字揆卿,号远山,商州小赵峪河口石佛弯(今城关街办东店子)人,生卒年月不详。旧志言其为乾隆己酉(1789)拔贡,应为乾隆末年或嘉庆初年拔贡。曾任北京正黄旗官学教习,湖北安陆和湖南祁阳知县,长于诗文,著有《远山诗集》,他在《商州山歌》之二,即“戴云山”:
戴云峰上有云浮,气象尊严镇一州。
记得儿时登绝顶,连山浩荡似波流。
      戴云山,又名大云山,州之镇也。位临商州经板桥到黄沙岭至洛南的道路左侧。当地人俗称搠刀山。商州城环城皆也也,惟大云山在群山中显得特别突兀起眼,山势不仅耸拔高峻,而且山上烟树杳茫,未雨先云,无论阴晴,望之如画。古时例称一方名山殊大的主山为州、县治所之“镇”,像庄重独立而又威严不可侵犯的武士一样,镇守在州城西北,护卫着城市的平安,从而成为商州城郊一道亮丽醒目的风景。
      戴云山旧日又是城州的一处重要的游览胜地。山上曾建有玄帝庙。玄帝,即玄王,商始祖司徒契。相传其母食玄鸟(燕子)卵而孕,故称玄王。山后有戴云洞,为旧时躲避兵匪的地方。农历三月三日举办庙会,规模盛大。四面连绵不绝的山山岭岭,好玩好看的东西,肯定不少,作者此时忆及的都是童年登临绝顶的最初观感,犹如那滚滚不息的江流奔浩荡而来,驰目骋怀,不仅恍若可见,而且似闻其声,使静止的山岭完全产生动感给人以鲜明、生动、形象化的印象。
      我曾多次走过从杨台向西行或二龙山水库向北行,登戴云山,几次独自一人,一次和商洛中学崔小文先生同行,但都是在暑假,这次是阳春三月,集体行动,另辟蹊经,并且乘车,感觉明显不一样。农历庚子年三月初二,我们经北新街向西,到黄沙桥向北沿商洛路到黄沙岭,正值疫情期间,城关街道两处设卡,我们登记后方放行,一路上群山青松翠柏,树树桃花正艳,犹如锦锻上的朵朵红花,悠长的山谷争嫣斗艳。公路蜿蜒盘旋,到达戴云山庄。
      依山而建的戴云山庄,座落在桃花林中,满山的桃花换上了一件粉红色的外衣,在阳光下更明显娇艳诱人,田野、村落、小陌、错落有致,构成了一幅美丽的桃花山居图。女老板张会芹,商洛爱心协会理事,二十年前一个华丽的转身,从戴云山嫁到西关,山姑娘变成城里人;五年前又一个华丽的转身,在生她养她的地方修建了简朴而豪华的院落,办起了农家乐,当上了老板娘。
      民以食为天,先填饱肚子再说,大家顾不上斯文,豆腐干、黄豆芽、红薯凉粉、煎豆腐、青椒就锅盔,狼吞虎咽,风扫残云,农家的乐趣,偶尔几句笑话,更使人会心的一笑,以至于乐不可支,成了生活的佐料。
      过了一会儿,@王大师的另一辆车到了,同乘的有@熊耳山和@西丰阳夫妻,九大恒星相聚,把茶临风,喜气洋洋,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杨斜的、高新区的、夜村的、沙河子的、杨峪河的、金陵寺的、还有山阳户垣的,我们努力去做自己喜欢做的有趣事情,让内心充盈着喜悦,让每一天都以自己喜爱的方式度过。人的一生有很多种活法,希望生活里不仅有“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琴棋书画诗歌花”。
      戴云山庄座北向南,视野开阔,前面州城尽收眼底,还可看到南秦新城,到处高楼林立,后面是巍峨的戴云山主峰。我们都是追星族,只不过我们不追娱乐歌星,我们谈的更多是杨振宁、袁隆平、屠呦呦,这几天谈论最多的是钟南山、李兰娟、李文亮,大家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英雄观、历史观……对待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文革时的教科书几乎是一个观点——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现在,才真正懂得了历史不忍碎读,戴云山就有一个历史名人叫杨逢春,民国《续修商县志稿》卷二十一人物志有其传略。
      杨逢春,城西北戴云山人。性豪爽,有胆识。同治元、二、三年(1862-1864),逆迭扰州境军岭,麻池河、杨家斜一带。逢春率乡务追剿,贼遂窜至黑山、上关坊、下关坊等处。逢春异常奋勇,率练前往与贼战。手刃贼五人,匪众死伤甚多。贼退去,攻陷山阳县城。逢春率勇,同军门蓝斯明部队赴山阳救援。至苦竹园与贼相遇,鏖战二昼夜,贼始败。遂将山阳县城克复,贼窜走。旋即率勇追至镇安凤凰嘴,贼向西远窜。厥功甚伟。州牧曹熙甚推重之,详情褒奖。同治九年(1870),回匪窜扰商境。逢春率勇防守要险,捍卫有方。回匪卒不敢复扰。以功在桑梓,经陕西巡抚蒋志章奖给六品军功。
      我们信步众游,先到南边的松道山,这里是1990年9月竣工的商洛电视转播台地势开阔,占地30多亩,台长是沙河子人,有一个娇滴滴的名字,叫杨艳利,其实是一个标准的男子汉,生于1971年,会管理、精电子、喜书法、工行书,院内是真正的园林院落,玉兰盛开,桃红柳绿,机房宽敞明亮,保证了转播质量。参观完毕,继续向南,就是西岩山,国营二龙山林场的防火瞭望台就建在此山上,有铁将军把锁,我们只能望洋兴叹,原地返回,路边村民正在拾掇菜地。公路边、田畦上芥菜、刺芥、蒲公英等肥嘟嘟、嫩闪闪、绿油油,我这个土生土长的田野小草、野菜专家都叫不上名字的野菜,姚大嫂采的不亦乐乎!随手就是一大袋。路边还有两头高大硕壮的黄牛,也悠然自得地散步。
      我们是谦谦君子,有中共党员、民革党员、民建党员、无党派人士,有信马列的,有信佛的,有信道的,有无神论者,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一个理论、一个观点,有切磋、有争论,但最终却有一个惊人的相似和相同。我们决定踏着杨逢春的脚印,到杨院村去寻访这位历史名人的踪迹,杨院怎么和我的故乡的杨院是一个相同的村名,倍感亲切。一片蔚然的桃林,桃花灼灼,缀满枝桠,微风吹来,清香袭人,仿佛来到桃花源地。和村民交谈,说不出甲乙丙丁来,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只得无功而返,徘徊在戴云山边的小村旁,远山青山浮碧海,近观翠峦映霞云,花香四溢、幽香淡雅,村外的桃花似天边的云霞,又恰似仙女浣纱,我们走在满树桃花的丛林中,捡拾一地的梦想和失去的青春年华。
      戴云山,在优雅娴静中看春花绽放,杨柳依依,在蓝天白云下赏奇花异草,层峦叠嶂,在天然氧吧里呼吸最新鲜的花香和空气。
      一个姑娘无比娇羞,拽过一枝桃花掩面,不敢直视看这不速之客,两片面颊桃花绯红,把含情脉脉的目光投向她的白马王子,一个正在摄影的男子身上。一副楚楚的娇羞可怜模样。我们羡慕地瞥了一眼,可惜我们里边没有一个崔护。
      向最北的戴云山行走,先有沙石公路,后就得小心翼翼地爬山了,到了商州广播电视塔下,满山遍野松柏与鲜艳的桃花相互映衬,犹如锦锻上的鲜花,美丽极了。站在山顶,远眺北边板桥西南高速和南边的西商高速,犹如巨龙;二龙山水库碧水湛蓝,就像绿色的宝石。近看山坡上到处是紫色的桐花、紫荆,白色的棣花、梨花,粉红的桃花、樱花,金黄的油菜花、连翘花。阳春三月,春意盎然。我们还发现了半截修戴云神庙碑,另半截在门前斜插在水泥内,另一石碑完整地砌在人行道的水泥路下。清洗、拍照、辨认,一只小松鼠也站在三米高的门楼边上看热闹,不小心的掉下来,有点头昏转向吧,显得有些不很灵活,有人建议逮住饲养,同行劝说要善待动物,让它回到大自然中去,祝福你小松鼠,愿你茁壮健康!绕过院墙,向西近二十米,手脚并用,向上攀登,到达了顶峰,我们这群老小孩也像追风少年,笑傲苍穹,拍照留念。
      1975年竣工的二龙山水库,将胭脂碥、石牛等都淹没在水下,二龙戏珠也变成了四龙戏珠。
      商州城就在东南边。疫情来临,城市按下了暂停键,马路上的汽车烂船倒一湾。但我知道,发动机是好的,只要一踩油门,就能轰鸣飞转,飞奔向前,待到春暖花开,再看街道上的车水马龙。现在,春暖花开了,国内疫情控制住了,但国外输入不时发生,我们既要抗疫情,又要生产生活,等待真正摘下口罩的哪一天快点到来。那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
      下山到戴云山庄,两窝酸菜手擀面,油泼辣子,九个人,不够,再来一窝,放开肚皮,吃饱了,喝胀了,饭也剩下了,徐徐下坡,上北环路到文卫路匝道进城。
      晚上失眠了,兴奋异常,看着戴云山的摄影和视频,@老田评价说,像狼牙山上五壮士,@奋飞在山顶上成神呀。@黄就是皇对@奋飞给@王大师背景为群山,左手扶着石块,右手作V形手势,面带笑容的写真评价:可以与江青给毛老拍的照片媲美。@古道山客说是猴山上的一群猴——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望吉言成真!
      我却又想起了一段奇谈怪论:天道有轮回,苍天绕过谁?2019该来的还是来了,该走的不该走的也都走了,有的人成了人妻,有的人成了网红,有的人成了历史,有的人成了回忆,一切都在不断变幻,唯一不变的是:哥,依然在教书,就是不敢批评神兽了。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点击排行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