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乡土杂谈 >

善人县长李克明

时间:2018-10-09 14:46来源:原创 作者:李广华 点击:
李克明(19001979),男,生于光绪二十五(1900)八月,卒于1979年十月,享年七十九岁,家住南秦二里龙家村(今杨峪河镇任村),出生在世代为农的中农家庭,从小随父种田,干农活,能双手插秧。他十八岁在商山中学读书时,国民二军岳西峰带军从商县经过,想
 
       李克明(1900——1979),男,生于光绪二十五(1900)八月,卒于1979年十月,享年七十九岁,家住南秦二里龙家村(今杨峪河镇任村),出生在世代为农的中农家庭,从小随父种田,干农活,能双手插秧。他十八岁在商山中学读书时,国民二军岳西峰带军从商县经过,想从学校中选一名优生,经校长推荐,弃学从军,五年后被礼泉县长王定邦叫去当秘书,弃军从政。曾先后在乾县、大荔、扶风、长安、礼泉、咸阳等县任秘书、代县长、县长等职。解放后即1952年入狱,于1956年释放,回家参加劳动,在生产队曾办过冬学,任扫盲教师,粮食保管员,参加政协杨峪河组学习,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文革时被戴上历史反革命帽子,于1978年被摘掉,后因病医治无效逝世。
       李克明先生一生忠厚善良,为人诚实,居官清正廉明,被人称为“李善人”。
       李先生为官三十余年,处处为老百姓着想,从不和贪官同流合污,一生清清贫贫,从不为自己着想,家中一贫如洗。
       1940年在扶风任县长期间,县上一帮人暗地里商量给地方民众增加税款,其目的是为了私囊一部分,李先生知道后予以制止,但这帮人还是不死心,有一天晚上一个科长穿着大衣,两手插在衣服口袋内,慌慌张张走进他的卧室,揭起被子将大衣里的钞票就往里塞,完毕话也不说,转身就走。他当时没有注意,转过身一看被子不是原样,鼓得很高,他一想:“不对,一定是给自己送钱。”他忙喊家人拦住那个人,那人一看不行,只得返回,李先生十分生气,脸色一变,喝到:“将你的臭钱拿走!”那科长坐在床边上,点了支烟,笑着说:“我们几个经常到您家,看到您太清贫了,娃们穿得也很破烂,我们都不忍心呀!”李先生当时手在桌子上一拍,喊道:“我和你们相处多年,我的为人,你们不是不了解,快把钱拿走吧,以后少来这一套。”那科长不得不将钱拿走了。时间不长,李先生回老家,晚上乡邻都来闲聊,一个堂弟说道:“老师呀(排行为十),当了这么多年官了,不看家里住的实在转不过身,总该盖几间房子呀!”李先生笑了笑说:“哎,每月的薪水不够花,娃们又多,,盖房的事我想都不敢想。等娃们都长大了再说吧!”接着又聊到那个科长送钱的事。李先生的弟弟李启哲听了忙问:“有多少钱?”李先生回答说:“盖四间大瓦房都花不完。”其弟手一拍说:“咋不给我呢?”逗得满屋子的人都笑了。随后村人见了李启哲就说: “咋不给我呢?”这句话说了多年。
       1943年,李先生老家的房子发生火灾,三间瓦房全部化为灰烬,屋里的家具一点没留,商县老家人到扶风告知李先生,他听了很难过,低下头说:“我半片瓦没有置,老人留下的祖业都守不住。哎,着了算了,人都好吧?我老母亲可好?”这个消息马上传遍县政府,有的乡民都知道了,民众自发捐款,乡里、县里捐了几万元,送来慰问,都说叫他寄回老家盖新房,李先生怎么也不肯收。乡民们流着泪说:“李大善人呀!不要多心,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都是我们心甘情愿送给你的,你不收就是看不起我们。”李先生也流了泪,动情地说:“乡亲们呀!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这些钱我是绝对不会收的,你们还是拿回去吧!”乡亲们说什么也不同意,将钱留在县政府,李先生最后将这些钱加在救灾款上发下去了。此时一传十,十传百,乡亲们都说:“李县长是个大善人,真正清廉正直,好官呀!”
       1944年秋,李先生在长安当县长时,有一天正在办公室和人闲聊,忽然来电话说要把某某人扣押起来,他问是什么原因,来人说那人通共,当时那人就坐在他的对面,电话所说内容全听到了,当时那人已变了脸,李先生打完电话,态度依然很平和,还是继续闲聊,够了近一个小时,那人看李先生根本没有在意那个电话,才告辞要走,李先生平静地送走了那个人。这件事直到解放后他入狱受审时才听审判人谈起此事,并说该人确实是共产党。
       1946年3月,李先生在礼泉县人上,县政府从外面抓来一伙人叫他去审问,看到十多人面有饿色,穿的破破烂烂,都像是劳苦穷人,那些人见李先生来了,知道他是个好人,都说饿了。这个说他三天没吃东西了,那个说他实在饿得不行了。李先生叫伙房给这些人弄了饭菜,他们狼吞虎咽吃的很香很饱,吃毕就将这些人都放走了,这些人感恩不止,走出政府院子,高喊:“李善人真是好人呀!”“李善人是救星!”李先生忙叫人阻止了,叫他们快走,马上离开这里。
       1948年5月,李先生在任咸阳县长时,有一次回老家,在半路上遇见前面的车与迎面开来的车相撞,和他同向的车里坐的大多都是下麦场赶回的穷苦人,轻伤重伤约有十多人,这些人躺在路上喊声一片,李先生见此情景,马上下了车从行李包中找出“云南白药”,亲自给这些人敷药,撕了自己的衬衫给包扎,伤势严重的还给口服云南白药,他安置了此事后天快黑了,他就和这些人住了店,第二天才回家。十来天后,这个消息在老家传开了,他觉得很奇怪,这事他没告诉任何人呀!村里的人怎么能知道此事呢?一问后才知道这些受伤的人有本乡龙砭子(现上游)人,李先生不认识这些人,这些人里有些人认识他。19年后,李先生游村到龙砭子,老人相见,忙叫儿孙认救命恩人,并嘘寒问暖,挽留吃饭喝水。,善人长,恩人短,呼声一片,挥手相送。
        李克明先生半生处于旧社会,可他从未做过恶事,好名声传遍他所工作的几个县,真可谓有口皆碑,“李善人”的美名流传至今。
1982年秋天,龙村龙栓尚去咸阳到侄女龙淑娥家走亲戚时,无事经常和当地人闲聊,好些上了年纪的人听说是商县人就问:“你们商县有个‘李善人’在这里当过县长,人还健在吗?后人怎么样?”并说“李善人”是有名的善人,怎么好,怎么看得起老百姓,怎么的清廉,怎么的不贪钱……临走时还再三叮咛,代问了“李善人”后代好。
       解放后,李先生办冬学,办夜校,教大家认字。1959年大队核算,粮食紧张,全村一致推选李先生当粮食保管员。他经常给大家说:“粮食要搭配着吃,不要浪费粮食。”村里谁家有矛盾,邻里有纠纷,总是找他调解。暮年经常给孩子们讲故事,教育少年儿童诚实做人,勤奋好学,还给青年人教授“健身操”。

(责任编辑:shanke)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