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红色记忆 >

深入虎穴王敬夫——蓝田县最早的共产党员

时间:2017-06-03 15:06来源:转载 作者:孙兴盛 点击:
说起蓝田县最早的共产党员,不得不提起一个叫王敬夫的人。他是蓝田县东乡最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之一。 王敬夫,又名王九思,生于清朝光绪二十九(1903)年,蓝田县玉山镇漫道村(今九间房镇漫道村)人。因其家境较为富裕,年轻时即投华县咸林中学读书。
    说起蓝田县最早的共产党员,不得不提起一个叫王敬夫的人。他是蓝田县东乡最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之一。
    王敬夫,又名王九思,生于清朝光绪二十九(1903)年,蓝田县玉山镇漫道村(今九间房镇漫道村)人。因其家境较为富裕,年轻时即投华县咸林中学读书。1919年诞生的咸林中学乃当时陕东地区唯一的一所中学,是陕西最早的马列主义传播基地。魏野畴、王复生、王懋廷等共产党员就是在这里传播马列主义、引导一批青年走上革命道路的。特别是1923年,咸林中学以潘自力和赵和民为首的“青年励志社”“公益协进会”成立后,领导当地农民打土豪、分田地、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对王敬夫触动很大,在此期间经人加入中国共产党,而且多次回乡开展革命活动。1926年8月,中共西安地委为配合反围城斗争,派共产党员陈子敬、王敬夫等回蓝田,在焦岱、汤峪和王敬夫的家乡许家庙一带,组织农民抗粮、抗捐,支援反围城斗争,发动群众打击镇嵩军。
夺取枪支,建立蓝田第一支农民武装
    蓝田县东川许家庙一带是通往东南秦岭各峪口的必经之地,当地群众中有许多人以狩猎为生,有些人为防土匪和游兵散勇的骚扰,多备有土枪。王敬夫从咸林中学回乡后就把眼光盯在了这些可以用来对付敌人的猎枪上。他常常去五六里路外的峒峪川,找山王村猎户头王兴怀,希望他能带领众猎户参加到抗击镇嵩军的行列来。
    王敬夫一直关注着刘镇华镇嵩军的动向,1926年11月28日,镇嵩军溃散,纷纷从西安经临潼、潼关方向逃回河南,也有一部分败兵退至蓝田,经许家庙进清峪,翻小秦岭走洛南后回河南。王敬夫发现这一情况,立即和王兴怀商量,觉得这正是夺取枪支、武装农民的大好时机,遂组织起一百多名猎户拿了猎枪,守在清峪沟上场村两岸山坡上。果然有一股溃兵狼狈地逃到了猎户们埋伏的地点,王兴怀也未看清敌人的人数,就和王敬夫一起大声呐喊:“缴枪不杀!”顿时百杆土枪齐放,硝烟弥漫,声震山谷。其实,这是镇嵩军的一个营,虽经沿途截击,仍有三百多人近百杆枪。由于一心逃跑回家已成惊弓之鸟,突然遭受伏击,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全都丢弃枪支,四处逃命。没想到败在了比他们人数少得多的猎户手中。
    王敬夫和山王村众猎户从此拥有一百多杆快枪,这些枪支为后来建立农民武装奠定了基础。1927年1月,正在蓝田领导农民运动的刘友珊、侯德普得到这一消息后,即派赵伯平等人多次去山王村找王兴怀,动员成立农民协会并建立农民武装。在王敬夫的配合下,终于说服王兴怀,成立了蓝田县第一个农民协会和第一支拥有一百多人的农民自卫队。王兴怀任山王村农民协会主任,王敬夫任副主任。在农民自卫队中,王兴怀任队长,王敬夫任副队长。
    革命前辈汪锋当时年仅十六岁,经王敬夫介绍和他的父亲同时加入到山王村农民协会和山王村农民自卫队里边,并成为第一批农民协会会员。
    山王村农民自卫队,是共产党在蓝田掌握的第一支武装。王敬夫是党在蓝田第一支武装的领导人。
    1927年7月以后,山王村农民自卫队变成山王民团,再改称许家庙民团,拥有三百余名团丁。1927年9月,赵伯平到蓝田工作,在许家庙地区开展党的活动,召集隐蔽在许家庙民团内的共产党员王敬夫、尹耕莘,还有从西安中山军事学校毕业归来的穆志贤、咸林中学回乡的翟子固、西安中山学院毕业的李仁轩、孙子嘉等人加入到许家庙民团内,帮助建立了蓝田县东乡第一个党支部——中共山王村支部。赵伯平介绍王兴怀入党,并提议王兴怀任书记,王敬夫担任副书记。山王村党支部主要活动在许家庙地区和许家庙民团中。1927年12月,王敬夫介绍汪锋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汪锋也成为许家庙民团的负责人之一。
受党派遣,恢复兴平党组织
    大革命失败后,陕西省兴平县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1927年9月26日,省委召开了第一次扩大会议(省委“九·二六”会议),会议决定给各地派一批党员干部负责恢复党的组织。10月上旬,王敬夫受指派由西安去兴平,通过与时任省委候补委员的张含辉(兴平县宋村人)、张遇时(国民党县党部执委)等人联系,在兴平教育局建立了中共兴平区委(即小组)组织,王敬夫任兴平县直辖区委书记。从此,兴平的党组织活动得一恢复。
    1928年6月,省委又派陈云樵任兴平区委书记,王敬夫被迫离开兴平,回到家乡,继续领导许家庙民团。
深入虎穴,组织暴动,不幸遇难
    1928年5月,渭华起义暴发,蓝田县委组织许家庙民团开赴蓝、渭交界的厚子镇,配合起义军阻击南路敌人,护送起义干部。这时,王敬夫刚好从兴平回到蓝田,继续领导许家庙民团,并参加了渭华起义。6月,渭华起义失败,东西两路军在蓝田县张家坪会合,与许家庙民团合并,交由许权中领导。原许家庙民团分团长尹耕莘随许权中带领部队离开蓝田后,王敬夫与穆志贤一起,率剩余的百余名成员继续在许家庙一带坚持武装斗争。
    到1929年初,中共陕西省委连遭破坏,蓝田部分党员暴露,国民党随即在蓝田进行大搜捕,县委委员屈养正被捕入狱,赵伯平等一批党员被迫离开蓝田,转入外地活动。王敬夫此时只好带领许家庙民团深入秦岭,转移商洛山中,与外地党组织发生联系,以保存实力。
    民国20年左右,商县有一股土匪武装,中共陕西省委决定派人去联系,争取其投靠革命,壮大党的武装。省委指示靠近商县的蓝田特支尽快物色合适人选前往商州。蓝田特支书记杨珊觉得王敬夫、汪锋、高振祺三人比较合适,就派他们前往商州。
    王敬夫与汪锋、高振祺三人是1930年七八月间赶往商州的。烈日当空,酷暑难耐,三个青年人攀崖跨涧,穿行在绵延起伏、陡峭曲折的秦岭之中,经过百余里的艰难跋涉,来到距商县县城以北约二十五公里的黑龙口,在这里停留几天,打听曾杀死县长、洗劫县城的那股土匪武装。无有任何迹象,王敬夫带领汪锋等继续前行,进入商县县城。县城一片狼藉,打劫者已不知去向,三人只好撤离商县。
    时隔不久,王敬夫决定再赴黑龙口,做叶生林民团的兵运工作。他想在这里设法建立联络点,打通蓝田和商县的地下交通。经过明察暗访,了解到叶生林手下有个小头目叫李华亭,为人思想开朗,喜爱结朋交友,在当地威信很高,也有一些实力,很受叶生林器重。但李华亭与团长叶生林有裂隙,正好可以利用,于是王敬夫决定先做点试探性的接触。初次见面,两人谈得很投机,于是决定住进他家,慢慢做其思想工作。
    为了减少目标,避免引起团长叶生林和周围人群的怀疑,汪锋和高振祺两人撤回蓝田,留王敬夫一人继续做李华亭的工作。后来因为汪锋要去省委报到,又派穆志贤协助王敬夫。
    王敬夫在李华亭家住了两三年,除争取了李华亭,还说服了叶生林手下另一个头目胡德贤,他俩答应为党工作。王敬夫随后介绍李华亭和胡德贤两人同时加入共产党。
    胡德贤是黑龙口木锨川的人,在李华亭、胡德贤二人帮助下,于木锨川胡德贤、王明初家里,建立起蓝田至商县地下交通站。从此,小小的黑龙口山镇成为蓝田地下党跨越秦岭伸向商洛的桥头堡。南来北往的共产党干部、蓝田商县中共地下党组织一些重要人员遭敌追捕时,大都在此隐蔽,凡事均由李华亭出面周旋。
    由于反动势力内部的斗争,时间一长,不免走露消息。1934年5月26日,悍匪古世珍手下营长赵天锡向叶生林民团动武,包围了黑龙口李华亭家,当场枪击李华亭与王敬夫。两名共产党员就这样血洒黑龙口,几年心血经营的地下交通站遭到了破坏。
    汪锋闻知此事悲痛不已。
半个世纪后的1986年,汪锋曾责成商洛地区党史部门调查王敬夫、李华亭遇害一案的真相,寻找王敬夫、李华亭遇害和埋葬地点,均因年代久远,故人多逝,及经调查还是无法落实。1988年4月,汪锋来到黑龙口,亲自到王敬夫、李华亭两位烈士遇难地凭吊。年近八旬的汪锋抑制不住内心的伤感,随吟诗一首:
    昔日山镇本平常,却有生林霸一方。
    英雄九思愿交往,未料起讧早身亡。
    临境忠骨今何在?清明英雄谁擎香!
    探寻确息不从心,只盼长眠瞑目光。
    还是要说一句:革命先辈汪锋的入党介绍人、1934年为革命牺牲的共产党员王敬夫,怎地也未列入“蓝田县烈士英名录”呢?不够资格吗,还是另有别的原因?《中国共产党陕西省蓝田县组织史资料》中有他从事革命活动的具体情节,而且在P.19页登载了他的生平简介;《汪锋传》一书,用大量篇幅描写王敬夫如何教育培养汪锋走上革命道路,并且追忆了两人并肩战斗的许多事件。然而,1994年7月出版的《蓝田县志》,从头至尾,没有提到“王敬夫”一个字,不能不令人遗憾。                                                                                                                                                                          
    作者简介:孙兴盛,男,1940年1月11日生,陕西省蓝田县玉山镇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10部;中短篇小说集1部;散文集2部;长篇游记2部;寓言集1部;文化专著2部。为中小学生改编中外文学名著20余部。
(责任编辑:shanke)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