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红色记忆 >

走进英雄诞生的村庄

时间:2020-11-06 13:06来源:原创 作者:党苏怀 点击:
走进英雄诞生的 村庄 庚子年十一月三日这天,商州大地艳阳高照,风和日丽,商州民间文化研究协会一行四人,迎着扑面而来的秋天收获美景,来到了商州东乡孝义湾陕南游击队队长陈忠茂的故乡陈巷村,追忆那段红色历史文化,探访民间文化遗迹。 车辆沿着312国道
 走进英雄诞生的村庄

       庚子年十一月三日这天,商州大地艳阳高照,风和日丽,商州民间文化研究协会一行四人,迎着扑面而来的秋天收获美景,来到了商州东乡孝义湾陕南游击队队长陈忠茂的故乡陈巷村,追忆那段红色历史文化,探访民间文化遗迹。
       车辆沿着312国道东行40多分钟后,我们一眼望见了夜村镇孝义湾王巷的路牌,随即沿乡村公路进入了王巷自然村。路旁我们碰巧见到了一个老熟人王喜生,他带领我们去村中覌看了一处清代古建筑牛王庙。古庙为三间,四周墙面石砖浆砌较为完整,屋面脊梁花砖挑檐挠角,大梁檀条刻龙画凤。去年村民自发对庙宇进行了维修和场面硬化,是目前当地保存较为完整的一所古庙宇。紧接着,他领着我们来到了村前一棵三人都不能合抱的一棵大药树下,据说这棵大药树是商州区林业局在册登记的一棵古树,可借这棵大树前几年被人为放置的玉米杆着火,大部分树干已被烧死,现在为了过往行人安全,砍掉了大部分树冠,留下了这半死不活的老树桩,十分令人惋惜。


       离开王巷,我们向陈巷村前行,途经孙村(孙村现在合并到了陈巷村)时,对孙村已经倒塌的孙氏祠堂和两截石脾进行了现场勘察拍照,并对孙家二00四年续修的《孙氏家谱》进行留存,从而全面了解了孙氏先祖于明洪武初年迁居孝义湾居住的历史事实。随后,我们徒步从村中一条小道来到了陈巷坡跟一块丹皮地里,缓缓靠近了一座两米多高的碑楼,瞻仰了陕南游击队领导人陈忠茂烈士墓。大家行躬默哀,然后掏出纸团轻轻地擦掉了墓碑上的灰尘,除掉了护栏杆上的蜘蛛网及树叶杂草。墓碑中央撰刻着“革命烈士陈忠茂同志之墓”几个金色大字,左上方写着“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牺牲”,右下方署有“一九七二年五月立”字样,肃穆庄重。
       为了进一步了解陈忠茂烈士的英雄事迹和陈氏家族文化渊源,我们走进了养育英雄的村庄陈巷。在路旁的一块菜地里,我偶遇正在拨萝卜的退休教师陈老师,说明来意后他十分热情,领着我们来到九十岁高龄的陈家老寿星陈福荣家,老远看见他的儿子和孙子正在院前的柿树上挟柿子,陈老师说明来意后,他的孙子十分高兴,“你们在院里稍等,我开车去接我爷爷,几分钟就回来了。”说着他就发动了他的小骄车,风驰电掣般地走了。他的儿子见院子里有客人,也像猴子一样从树上溜了下来,拿了几个刚从树上挟下来的软柿子让我们品尝,柿子一进口,还真吃出了孝义湾干柿特有的香甜。正说着,陈福荣老人被孙子接回来了,他见到我们很高兴,便滔滔不绝地讲起了陈巷陈氏的来历和陈忠茂烈士的生平事迹。
       陈忠茂烈士是我们陈家的一位英雄,他出生于民国三年,原来他也有一个殷实的家,后来全部房屋和地产被匪霸讹去了,被寄养在舅父家中,舅父周伯干是两岭子朝阳小学的校长,便让他从小上学。舅父是一位爱国进步人士,也是王伯栋革命活动的秘密联络点,因而陈忠茂受到了感染,他积极参加党的地下活动,被党组织接收为中共党员。后来党组织派他去延安学习,从延安回来后,在工委书记王柏栋的领导下,他积极组织当地进步人士加入革命队伍,迅速成立了抗日联盟大队,有力地打击了地方伪乡恶霸势力,武装力量进一步壮大。
       一九四一年六月,陈忠茂在抗大第五期学员培训班结业,陕西省委又委派他回商洛出任陕南游击队大队长,他同陈福记、王连城、周宝航一起,从王力、陈志正处得到了一部分枪支弹药,回到商县东乡,召集老游击队员吕彦才、陈升、王缠、曹福善、刘发运等,并新发展了一批游击队队员,成为商洛地区一支特别能战斗的地下武装组织力量。
       陈忠茂在战斗中沉着机智,勇敢顽强,经常以少胜多,化险为夷,使敌人闻风丧胆,深受大家敬佩。一九四二年,陈忠茂带领几十人去卢氏争取一名伪县长,返回途中,被敌地方保安团300多人围困在一个山寨上,几次突围不成,这时佯装缴枪,等敌人靠近时,突然拔出手枪,击伤敌人十几人,安全突围。这年秋天,因叛徒告密,敌人逮捕了中共商县县委书记王连成,组织部长巩德胜,宣传部长周宝航,叛徒王克发又引来敌人一百多人,将陈忠茂等人围在显神庙张银治院内,陈忠茂奋不顾身,冲出了重围。还有一次,陈忠茂带领游击队去攻打商洛镇伪警备大队长程海毛,中途因一个队员不慎暴露了目标,被敌人发现追击,陈忠茂一面还击,一面用粉笔在墙上写道“龙游浅水遗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的诗句,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
       陈忠茂对党忠诚无私,敌人多次对他追缴捕杀、悬赏缉拿,均未得逞,敌人又寻花招,派人劝降。一九四一年秋,敌人将陈忠茂的父亲陈成仁老人和他的妻子叶竹娥和不满周岁的孩子关进监狱,严刑拷打,迫使陈忠茂投降。可陈忠茂面对敌人的卑鄙手段,宁死不屈,继续带领游击队员打击敌人,并斩钉截铁地告诫身边的人,国民党杀害了我的父亲,还有全国千千万万个父亲,国民党杀害了我的儿子,还有全国千千万万个儿子,血债要用血来还。
       至此以后,陈忠茂对敌人更加憎恨,对党更加忠诚,他率领游击队,翻山越岭,打顽敌,除恶霸,打得敌人惊慌失措,束手无策。敌人天天喊叫辑拿陈忠茂,都未能如愿,正当陈忠茂率领游击队浴血奋战,革命力量不断壮大的紧要关头,一次意外不料落于敌手,于1944年12月21日遇害。他遇害后,丧心病狂的伪县长张德容,派人割掉他的头颅,将其悬挂在商县东城门上,用白纸写上“共匪头子陈忠茂首级示众”。说到这里,陈福荣老人眼含泪花,哽咽的讲不下去了,我们在场的人也听得流出了泪水,深深地明白今天我们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陈福荣老人接下来从板橙上站起来,回到了他住的房间,拿出了一个精制的木匣子,告诉我们这是他保存的一部《陈氏家谱》,然后小心翼翼地抽开木盖子,拿出了一本厚厚的蓝皮家谱,让我们观看。大家一致认为,陈老保存的这本陈氏家谱,是目前商州地区家谱中保存最完整的家谱之一。特别是这个木匣子十分精制,花纹图案清淅,为后辈人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老人又给我们讲到,这支陈氏先祖是明末闯王兵乱时,湖广地区有一位老师,带着两个学生,为了避难来到孝义湾陈巷,老师姓郑,学生一个姓陈,一个姓高。后来郑老师死后被安葬在孝义湾东上巷的坡跟上,高姓学生去了山阳县高坝店居住,陈姓学生在此成家立业,成了这支陈姓人的立谱始祖,高姓人也因高坝地名而出名。现在陈巷村两千多人口中,陈姓占去了一大半。以前陈、高两姓一直将郑老师作为共同祀祖,每年清明节一起去郑老师坟前扫墓祭祖。老人最后叹息道:陈巷的陈家祠堂可惜在去年己被拆除,不过地址还保留着,等后边再重新修吧!
       不知不觉又到了夕阳落山的时候了,今天的采访活动只能暂告一个段落,我们与陈福荣老人握手告别,走出村子,离开了这块曾养育英雄的地方。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