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俗传承 >

永远的陆杨巷4号

时间:2020-09-13 17:33来源:原创 作者:李广华 点击:
永远的陆杨巷4号 清康熙四年(1665年),商州城有七街七巷二关。民国时期,新增十二巷,陆杨巷为其中之一。陆杨巷为南北走向的巷道,从西街到西背街之间,西与大云寺(教导队)为邻,宽仅丈许,只所以叫陆杨巷,全跟陆杨庙沾了光。陆杨庙座北向南,仅三间小
永远的陆杨巷4号

      清康熙四年(1665年),商州城有七街七巷二关。民国时期,新增十二巷,陆杨巷为其中之一。陆杨巷为南北走向的巷道,从西街到西背街之间,西与大云寺(教导队)为邻,宽仅丈许,只所以叫陆杨巷,全跟陆杨庙沾了光。陆杨庙座北向南,仅三间小庙(现工商局用房)。陆杨,何许人也?陆杨,村医,字义若,以技称。宋高宗建炎年间(1127-1130),北方人朱萃老编修因躲避战乱,翻越秦岭,来到商州,妻子生病,主要症状是心躁,陆杨是为伤寒阳症,用小柴胡汤喝,将人致死。李家孩子得了痨病,陆杨酗酒酩酊大醉,信口雌黄,让孩子喝附子和丹砂,致孩子夭折。绍兴九年,陆杨得病,日夜呼曰:“朱宜人、李六郎休打我,我便去也。”旬日而死。为庸医建庙,在商州历史上绝无仅有,是典型的反面教员,可能是提醒天下郎中不可草菅人命,须悬壶济世,妙手回春吧!陆杨巷在2012-2015年商州西街旧城改造中被拆除,陆杨巷4号永远不会迎来他的主人;但陆杨巷4号的主人,商州最后一位大儒廉高林先生却永远活在商州人民的心中。
      廉高林(1941.11-2019.10),河南省洛宁县人,生于民国三十年(1941年)11月,1956年迁商,大专文化程度,中共党员,曾任教师、银行干部、公务员,几十年来从事地方志编纂研究。
      商州是廉高林的第二故乡,主编《商州市志》,正如赵成志、程云竹所写《廉高林,一部志书白了头》,总纂《陕西省商州中学志》《商洛地区法院志》《商洛新华书店志》,参与编写《陕西省工商联志》《商县教育志》,参与编辑《商州自古是胜游》《中共商州历史(第二卷)》《商州文史资料》多辑,并为《中国名山秀水》《中国县情》等书撰稿,有《商州客家人》《商州孝歌》《商州小康之路》《商州往事》传世。
      我与廉高林先生是忘年交。那是1998年11月23日,天气寒冷,廉高林先生邀我到陆杨巷4号他的家中做客。两层自建的小楼房挂着字画,淡雅别致,充满书香气息。廉先生和我品茶谈天,室中温暖,廉先生用古旧的火盆架生着烤火煤火,我刚到,他将埋在灰中的煤火撬起,再添上新炭,不一会就炭火熊熊,先生给我谈他的身世,他的求学,他的工作经历,并给我讲了三国孔融与祢衡的忘年交情谊。孔融(153-208)字文举,鲁国曲阜(今山东曲阜)人,东汉文字家,从小聪慧过人,性好宾从客,喜抨议时政,能诗善文。言辞激烈,触怒曹操,被曹操所杀。建安六年(196年),身为丞相的曹操挟汉献帝东迁许都成为中原地区的中心,曹操发《求贤令》,招纳人才,孔融多次向曹操推荐祢衡。祢衡(173-198)字正平,平原般县(今山东临邑县)人,年少有才,拜孔融为师,相处融洽,结交为友。祢衡意气风发,锋芒毕露,狂放不羁,恃才傲物,个性张扬,不知蹈䀲隐忍,得罪人不少,最后死在心胸狭隘的刘表部将黄祖手中。孔融祢衡这对忘年好友,他俩一生的遭遇,是东汉末年的一出悲剧。先生并郑重建议我读《后汉书》,说来憾颜,截止今日我都没有读过《后汉书》,深深地感到对不起先生对我的厚爱和希望。
      第二次与先生秉烛夜谈,商州西街改造已经开始,先生租住在涧底路水泉边的民居中,屋中很乱,到处都是书。先生对拆迁赔偿还算满意,从房子谈到他的故乡,从大禹治水导洛到熊耳,我俩开诚布公,各抒已见,交锋甚激,他一直坚持熊耳山就是故乡河南省洛宁县的熊耳山,我却认为是陕西商洛的熊耳山,并拿出北宋理学家邵雍卜居商州多年所写的《辨熊耳山》据理力争,当时意见相左,各不相识,现在看来,或许先生是对的。先生思念故乡心切,很像宋代李靓所描写的《乡思》:“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水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对故乡深挚浓厚的思乡之情,归乡无计的无奈和痛苦,距离遥远,路途阻隔,望极天涯,不见故乡,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先生的眼中充满着泪光,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还有逝去的双亲,怎不引起先生的思念?
      2012年11月2日,先生到金陵寺采风,我作全程向导陪同。游览完金陵寺,后又到管坪看千年银杏树。深秋季节,高38米,胸围5.8米的银杏树就像一树金,疾风吹来,似蝴蝶,逐金泊,潇潇洒洒,飘然而下,先生顾不得矜持,像孩子一样天真喜悦,连连称赞:“这么大的公孙树,罕见罕见!看来《商州市志》的记载名不虚传啊!”先生亲手编志,还要眼见为实,真是治学严谨的老学究。那时,管坪是金陵寺中学的一个教学点,李军民主持工作,因事未到校,总务副主任蒋永柱接待我们,酥饼稀饭土豆丝,很简单、可口,先生吃的津津有味。往事并不如烟,仿佛就在昨天,李军民英年早逝,在2018年7月21日(农历六月初九)永远离开了人间。
      廉高林先生高个,足有1.80米,身材魁梧,慈目善眉,和人谈话笑声朗朗,年轻时肯定是一位美男子。喜烟爱酒,喝点酒红光满面,话就有点多,却很有分寸,吸烟姿势就像木刻画的鲁迅先生。我和先生喝过几次酒,随和慈祥的就像山姆大叔。我两次到位于建石巷银行家属院拜访过先生,先生赠给我《续修商志》和《民国续修商县志稿》。大约2017年,先生病了,腰间椎盘突出,做过手术,因为机械支撑,显得腰杆更硬,只是柱着拐杖,我不由得想起了陈忠实笔下的白嘉轩。只是白嘉轩弯着腰,先生挺着腰,可能就是黑娃那句“你的腰杆太直了”的缘故。
      十多年前先生力荐我到商州区地方志办公室工作,却未成行,但我有幸认识了崔向阳、兀毅先生,今年暑假,应张碧祥先生邀请,我坐在了先生曾经办过的办公桌前,从事他未竟的事业,与付凯、贾鹏、王兴刚先生和张娟女士成为同仁,共同修定《商洛市商州区志(终审稿)》,既高兴喜悦,又诚恐诚惶,感到自己的无知和不足。好长时间没见过廉高林先生了,我打算拜访,思讨着怎样去?有一天已退休的兀毅先生来到办公室,我打听廉高林先生现住什么地方?兀毅先生告诉我廉高林先生已于去年冬天去逝,犹如晴天霹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现实就是现实,我问当时的一些具体情况,想起了与先生的交往,往事历历在止目。情不能自己,留下了悲痛和歉疚的泪水。
      2020年8月13日刘心诚先生到办公室闲聊,我再次验证廉先生的去逝讯息,缅怀先生对我的恩情。得知先生于2019年10月21日(农历九月二十三日)去世,享年78岁。刘心诚给先生撰写了一幅挽联:“半生为志书倾洒心血,一世献文化耗尽汗水。”这是对先生的盖棺定论。先生,《商洛市商州区志》还未出版,你怎忍心离开你钟爱的事业驾鹤仙归?正如《商洛市商州区志》编辑后记所言:廉高林先生为志书编纂呕心沥血,直至去世,始终关注志书编纂进度,反复叮    嘱我们加快进度,保证质量。我要欣慰地告诉先生九天之灵,终审稿顺利过关,志书即将付梓出版发行,是你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
      永远的陆杨巷4号!
      永远的廉高林先生!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