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间文学 >

天竺山韵……

时间:2020-08-04 15:49来源:原创 作者:李广华 点击:
天竺山韵 李广华 公元2020年7月25日,农历庚子年六月初五,问道天竺山,感悟天竺魂采风团来到天竺山的服务广场,天竺山的雨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好在我们一行14人都有思想准备,晴带雨伞,饱带干粮,大雨怎能阻挡我们上天竺山的决心? 天竺山,崔巍而奇险,
天竺山韵……

      公元2020年7月25日,农历庚子年六月初五,“问道天竺山,感悟天竺魂”采风团来到天竺山的服务广场,天竺山的雨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好在我们一行14人都有思想准备,“晴带雨伞,饱带干粮”,大雨怎能阻挡我们上天竺山的决心?
      天竺山,崔巍而奇险,素以优美的自然风光和悠久的道教文化而著称,有“西北小武当”之美誉,而此时此刻的天竺山却掩在浓雾中和夏雨依恋,不肯让我们一睹其芳容。活动组织者贾军平、商州民间文化研究会会长徐刚民、山阳电视台记者杨天赐联系购买门票事宜,我们一行在屋檐下静静等候,忽如一阵风飘来两位道士,仙风道骨,一位年纪轻,全身青袍;一位年纪较大,一袭白袍,谈吐不凡,彬彬有礼,一看就是修性有素的大师。景区工作人员向其问好,亲切相处的就像邻家大哥,从熟悉的程度判断,不是云行的老道,从谈话中隐约得知就是天竺山的道长。我和南京龙山任氏宗亲会会长任本诚、作家张洁及闵斌、郭建康有幸与穿白色道袍的吴道长乘单线循环脱挂式六人吊箱客运索道,交谈中得知吴道长曾在青岛崂山修性悟道,知识渊博,见多知广,穿青道袍的道士就是商洛道教协会副会长、山阳道教协会会长、天竺山道观主持余诚智大师,曾在北京白云观修性多年,平和待人,宽厚豁达。缆车的玻璃上大雨如注,山笼罩在雨的世界里,偶然看到几处突兀的山崖和挺拔的树木,如同融进了天地间,直线1749.8米,斜长1935.4米,高差827米的索道,仅仅用了10分钟的时间,“置身如在九霄中,万里川原一览空”。出站后开始跟着余道长向山上步行。我们都打着雨伞,余道长步履轻盈、目光炯炯、面带微笑给我们讲解天竺山的自然风光和斗先天姆掌管周天列宿一切星君;吕洞宾祖师传教留下的“吕祖五滴酒,天柱五神仙”;民国张至道潜心悟道和救护李先念的故事。水泥栈道蜿蜒起伏,又陡又湿又滑,而余道长神闲气若,款款而行,我们时聚时散,听的一愣一惊一振,浑身长了精神,烟雨蒙蒙的景色里只能听见雨打树木的声响,不知不觉就到了双峰观,高耸的屋檐和亭台楼阁,各种塑像栩栩如生,我们参观了古钟残片、古石碑和锈痕斑斑的铁瓦。坐在了厢房的饭厅,西瓜、火龙果、哈蜜瓜、苹果、圣女果、花生、南瓜子、葵花子等已摆上了桌,一杯热腾腾的香茶驱散着身上的汗水和潮气,不时有人冒雨去拍摄雨中峰峦的远景。一时三刻九道素菜端了上来,色香味俱全,轻声笑语和着饭菜的香味弥漫着整个屋子。斋饭上九道菜在道教算是最丰盛的宴席,汤水不剩是对道家最虔诚的敬意,我们宁肯剩下米饭供道士享用,对残汤剩菜来了个光盘行动。
      前面有余道长带领,我们继续冒雨向云盖观攀登,烟雾缭绕,仙气弥漫,分不清东南西北,三时许到达目的地,云盖观会议室悬挂着《天竺山胜境》的国画和《紫气东来》的书法,烘托着浓厚的文化氛围,“时聚仙客友,常会上德客”,表达了天竺山道观“以道会友”的博大胸怀,座谈会由活动组织者贾军平主持、介绍宾主,余会长致欢迎词、介绍天竺山传统道教和道观,徐刚民介绍商州民间文化研究协会情况,兰亭书院培训学校校长董慷慷女士宣读了《商洛文学》主编徐祯霞女士热情洋溢的贺信《寻找文学的道》,作家赵宏作了《以文载道》的交流,张新中结合自己谈了《道德经》道义、信仰,对道教文化的认识、道教精神及对社会稳定的意义,徐刚民、贾军平作了总结。我们还就近游览了黑龙洞。
      晚饭五个素菜,西红杮豆腐臊子面。饭后吴道长作了《道教与养生》的专题讲座,从“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谈起,深入浅出,受益匪浅,使我懂得了“顺其自然”和“清静无为”的养生之道。会毕,余道长肯定地告诉大家,明天早晨是多云。
      10时许,万赖俱寂,天竺山倦怠了。我和贾军平喝着小酒,就着小吃,乘烛夜谈,在这繁冗如笼的生活中,每日的庸碌、半生的荣辱,让人疲惫、惆怅,几杯酒下肚,情绪有点高涨,光阴茬苒,大浪淘沙,逝去的岁月里,有多少放下,又有多少牵挂,柴米油盐,束缚着自己的步伐。寇胜利点滴不沾,旁观者清,“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不辱,知止不殆,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军平已回自己的房间,胜利已进入了甜蜜的梦乡,发出了轻轻的鼾声,现在道观为我们准备着干净舒适的宿舍,供我们倒上云就可酣睡的床铺。人是走虫,昨晚我还睡在州城金凤山下陋室温馨的床上。今夜却睡意全无,彻夜不眠,不敢开灯,蹑手蹑脚,打开双层玻璃窗扇,望着风雨如晦的夜晚,听风听雨,悟月如何缺天如何老?山雨仍不紧不慢、不轻不重地下,明天能看天竺山的日出吗?


      5时许唤醒胜利,胜利又用电话通知同伙,仅仅10分钟,静寂的楼道就有了嘈杂声,黎明时分雨停了,我们三三两两奔向观光台,凭台远眺,目之所及,无不是茫茫云海,多云天气,旭日未出,远处地平线几缕朝霞给东方的天宇镀上了金边,天地相接处出现了一个红点,瞬间又消失了,淹没在乌云中。日出没看成,我们却没有留下一丁点遗憾,雨后的青山透着宁静,流动着一丝丝、一块块的云朵,像仙女透明的纱裙,像平原上银亮的溪流,像风平浪静的湖水,像波涛诡异的大海,时而轻轻地如丝绢,时而又横冲直撞,雪白的云团像海流一样在空中翻滚着,拥挤着,瞬息万变,飘息不定,柔和似絮,真是云海奇景。变幻不定的云海赋予了天竺山神奇的韵律,山门处灯光璀璨,似人间银河,过了一会儿,川道中的民居轮廓清晰可见,我敢说,我们是商洛最早看见黎明的人。我和军平、周刚不约而同上了清风岭,青松翠绿,山花盛开,小草茂盛,鸟儿鸣叫,山风徐徐,令人心旷神怡,又遇身穿白道袍、飘飘然如仙翁款款而行的吴道长,我们愉快地交谈,更懂得了大道无名、大道无形、大道无疆。
      早餐也很丰盛,五个素菜,花卷、馒头、烙馍、红豆稀饭。“君子谋道,小人谋食”,我吃的津津有味,落了个肚儿圆。饭后在邵雍广场集体照像,将这瞬间的记忆永恒地保留下来。向北峰冲刺,登上天竺大顶、海拔2073.98米,心境豁然开朗,北峰三面悬绝腾云驾雾,迢然世外,如诗如画、如梦如幻、飘飘欲仙、神清气爽、物我两忘;尘心倦态、一扫而光;人们竟相拍照,我也平生第一次和道教高人合影。顺着北峰北侧水泥栈道绕行而下,我们来到吕祖洞,仙光耀眼,香火不绝。天柱摩霄,宛若擎天之柱,危峰兀立,高大伟岸,云烟缭绕,上有古松倒挂,气势不凡,蔚为壮观。来到刀背梁,山险道窄、如刀削斧劈,飞崖垂下,未开发前数次来过刀背梁的张新中说梁最窄处仅九寸宽,我不由得心惊胆寒、头昏目弦、举步维艰。徐会长让我扶着水泥栈道边上的扶手,我扶任何一边都有不平衡的错觉。云海茫茫、心旌神摇,如置云端,侧身挪步,这是恐高症。烦由心生,恐从心来,唯有放下,便得自在;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得到失去,一切都是天意。顺其自然,信天由命,我坦然走过,超越了自我。穿过人工的璇天洞,二三百米的隧道安装了灯光设备,两边开凿的窑窝中敬奉着八仙的塑像,寒气阵阵,沁人心脾。我们不知不觉又来到了昨天曾经停留的双峰观。领略青龙岭,栈道蜿蜒,古树参天,台阶如梯,我们走走停停,指点左边的摘星岭,如刀削般险峻;后边玄武峰,雄伟挺拔,返回双峰观。我和喻荆民、周刚还忙中偷闲去了秀女峰,登上了玻璃钢建筑的承天台。
      余道长真诚挽留我们用餐,只是考虑一万多个台阶的食材来之不易,我们谢绝了主人的好意,依依不舍地和余道长话别。
      下山的路上,不时遇到石堰、洛阳、西安等地的外地游客,但更多的是山阳、丹凤、商州的本地游客。红日高照、天气正好,我们从游客身边侧过,不时打着招呼,说一些鼓励的话,游人如织,一改昨天雨中游客稀少的寂寞。
      车子即将发动,我又忍不住蓦然回首,天竺山韵又欣然展现在眼前,天竺归来不看山,看山再到天竺山。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点击排行
  • 立冬,也走了一趟马角

    立冬,也走了一趟马角 农历九月,天气一路向寒,二十二日正式进入立冬。就在这一天,...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