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红色记忆 >

红军爷爷入《宗谱》

时间:2016-06-28 17:33来源:原创 作者:徐刚民 点击:
2011年12月,东海徐氏(德清长安)一支《宗谱》正式出版,全书共八编十万多字。在这本《宗谱》中,有这样一段记述:徐仓娃,一九三四年跟随徐海东、程志华部队离商,曾为张大脚拉马,后寄居于山西省石楼县罗村镇贺家村。时隔68年之后,红军爷爷徐仓娃终于魂归
         
        2011年12月,东海徐氏(德清·长安)一支《宗谱》正式出版,全书共八编十万多字。在这本《宗谱》中,有这样一段记述:“徐仓娃,一九三四年跟随徐海东、程志华部队离商,曾为“张大脚”拉马,后寄居于山西省石楼县罗村镇贺家村……”。时隔68年之后,红军爷爷徐仓娃终于魂归故里、归宗入谱了。
十二年前,在料理一位叔父后事时,我得到了老人珍藏一生的两本《宗谱》残本,在随后编纂家谱的过程中,得到了一条重要信息:“一位叫徐仓娃的爷爷当了红军”。顺着这条线索,我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了长达三年多的寻找红军爷爷踪迹的历程,终于揭开了红军爷爷为了抗战、终老无归、长眠于千里之外的晋西北高原的那段历史。
        爷爷先祖于道光年间为官陕西,咸丰十一年署任商州知州。同治初年,太平天国陈德才部入商,无情的毁灭了他们回归江南故里的梦,最后寄居于商州区沙河子一带。这支徐氏族人,寿命都很短,能活到六十岁的老人寥寥无几。因此,发生在上辈人身上的那些故事无法传递下来,给调查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调查开始后,我不断梳理着调查方向,生怕因个人疏忽造成线索的人为中断。我先是调查了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三十多位,一无所获。随后又跑到民政局、党史办等单位,像大海捞针一样,盲目的去寻找我所乞求的那点讯息,还是没有结果。最后只好靠泡图书馆和档案馆,一泡就是大半年,仍以失败告终,调查工作进入了死胡同。
        2010年春季,事情突然有了转机,我家的一位远房表亲叫王树民,他长我五岁,患癌症住院治疗。在探望病人期间,我无意中提到了红军爷爷,他当时很激动,在病榻前告诉我:爷爷是他的一个堂舅,大约在八十年代初,舅舅家收到一封来信,他清楚地记得爷爷就住在山西省石楼县,其他一概不知。当时由于考虑到他重病在身,我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只好顺着这条线索去努力寻找。
        我先是通过网络查找了乘车路线,然后在文友全玉成的帮助下,由商州区工委出具了介绍信,于五月十七日前往山西省石楼县。第二天,我先后去石楼县政协文史室和民政局了解情况,都无果而终。当找到石楼县档案馆时,由于工作人员请假,只好住下来等待。闲暇之余,由于我对这块土地的特殊感情,逢人便问,想尽量扑捉一些与我调查有关的信息,但一天下来,连一个姓徐的同宗也没有找到。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石楼县档案馆,八点左右,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妇女走进了档案馆。当她坐下来开始工作时,我走上前去说明来意,并递上了介绍信。她了解情况后十分感动,热情的帮助我查找一些有用的资料信息,整整一个上午,有关红军抗战的档案资料被我全部翻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只好很不情愿的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里,我对红军爷爷的抗战经历作了种种猜测,但最后都被一一排除掉了。没有办法,我再次找到了那位表亲,一番交流后他告诉我:“爷爷那封信里好像还提到过一个叫贺家村的地方”。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通过网络查找,终于在石楼县找到了“贺家村”这个地名,它隶属于罗村镇。我心里突然一亮,立即写了一封求助信,寄往山西省石楼县罗村镇贺家村村委会。
        一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接到了来自贺家村村委会的电话,从而正式确认了爷爷的真实身份。紧接着,电话那边传来了爷爷的外孙任远平的声音,他告诉我:爷爷在世时曾告诉过家里人,他的老家在陕西省商县,原名叫徐仓娃。我激动不已,像倒核桃一样,对我所需要的问题一一作了询问。他说:爷爷是一个老红军战士,曾参加过抗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战斗,多次身负重伤,至死身上还留下几处伤疤。爷爷在一次战斗中负伤与部队失散,最后流落到石楼县一带,现名叫王占城,属于政府供养人员。爷爷一生没有成家,晚年凑合了一个家庭,养育有两个女儿,现在年龄都已经六、七十岁。爷爷大约于2004年左右去世,终年八十多岁。其他情况,由于外孙知之甚少,无法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放下电话后,我眼含泪水,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红军爷爷的身影不断在我眼前闪现:爷爷像所有红军战士一样,十五、六岁离家出走,背负着一个民族的期望,远离父母,远离家乡,把一个人的一生交给了这个国家。他曾北上延安,跨越黄河,转战太行,与日本侵略者英勇拼杀。爷爷一定也挨过饿,流过血,和敌人拼过刺刀,可谓九死一生。爷爷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女,也是我们家族的荣耀。
        爷爷的故事没有完,在他的身上,不知还有多少故事需要我们去破解。如今,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把红军爷爷的信息,正式录入《宗谱》,以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形式,使爷爷的灵魂在飘荡了68年之后,重新回归祖先的脚下,也让更多的徐氏后人知道爷爷那些故事,知道那段艰苦卓绝的抗战岁月。
(本网站提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