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俗传承 >

诗赋吟颂牧护关连载(四)

时间:2021-08-14 21:25来源:原创 作者:闵斌(点注) 点击:
诗赋吟颂牧护关连载(四) 编者按:前期连载了郭增尚 郭明霞《民国时期的腰市》后,我们又征得《诗赋吟颂牧护关》编辑王述升、闵斌两位老师同意,在该书选取部分内容,以使关注协会网站的读者能够更进一步了解商州唯一地处黄河流域的牧护关镇。 二、韩愈祠
诗赋吟颂牧护关连载(四)
 
       编者按:前期连载了郭增尚 郭明霞《民国时期的腰市》后,我们又征得《诗赋吟颂牧护关》编辑王述升、闵斌两位老师同意,在该书选取部分内容,以使关注协会网站的读者能够更进一步了解商州唯一地处黄河流域的牧护关镇。
 
二、韩愈祠
修韩昌黎祠碑2
(明)杨一清
 
       弘治丁巳春二月,御史阳城张公迁仪刑部,自蓝田入商,道出秦岭,谒韩文公祠。祠逼山而隘,岁久瓦木脱落,雨雪不蔽,前临通衢,无垣墉扃鈅之固,祠北有浮屠寺宇,顾华敝靓深,且以寺僧兼主祠事。公瞻顾嗟咨,乃进商州官僚、知州王瑀辈曰:“文公在唐,以身任斯文重寄,力起八代衰弱之弊,佛骨一表,使异端邪说不得浸淫于斯世者,至于今有赖焉。秦岭,其被谪经行地,示湘有诗,天下之人能道之。惟祠堂陋弗称,且傍侧佛宫,邪正混淆,莫此为甚。今当崇正斥邪作新祠宇,以厉我风教,何如?”佥曰:“诺”。时抚治商洛参议楚公文祥议与公合。公乃移檄商州,出宫之帑财,市物赁工,刻期将事。令下之曰,人心翕然,髹垩丹采,弗期而集,不相而迈。撤佛屠塑像,改作祠宇,凡作室以间记,为正殿者五,为东、西厢者各三,前别建一室,为拜享之所;建崇门,其为间者皆如两厢之数;为钟鼓亭,为神厨库,为韩湘子亭者各一。缭以周垣,表以棹楔,彩绘焕然,不浮于度,敞明弘丽,殆非旧观比矣。祠内所宜有者如香烛、几案、如屏幔、如扃鈅无不备。于是楚公率官僚师生,昊牢礼祭告,奉文公遗迁像焉。有择近祠民王彪,复其身,给之地与室,俾典祀事。凡此者,皆出公指画,而楚公克相成之,知州王瑀实经理之,同知于睿则躬亲其地而董役者也,楚公以抵长安告予曰:“兹祠见辱于佛宫若干年矣,今始厘而正之。山若增而崇,水若增而明,土若增而腴润,山禽报和,林木腾光。行道之人改观饧听,非贤侍御之力,安能及此?宜有述作,以示后来。子职在文字,其执笔勿让。”宜有述作,因忆予往岁试字商州,得数谒祠下,为触目惊心者久矣。尝纪以诗,有“岂应香火托浮屠。”之句,即公意也。故因循自怠,不能急图作新,闻公是举,深自庆幸,数十年斯文愤懑不平之气,一曰而舒,何其快哉!夫彗孛腾妖,而星斗自若,淫哇鼓调,而律吕不忘。佛寺毁不毁,何与文公荣辱,独邪正之辩,在吾人所当严。愚夫愚妇难以人人谕晓者。孟子辟杨墨放淫辞,非为哓哓贤,先圣之道,不得不尔也。是虽一举措间,而人心正异端斥,其于风教良有所助,岂寻常无大损益者之所为哉?呜呼!文公文章妙千古,勋业著圣门,风教流百世,非末孕小子所能赞述,况潮州庙碑苏长公发高论于精思之余,亦已曲尽。后人虽与强赘一语,岂复有加于是呼?第吾人今曰之意及其修建岁月,诚不可无考也!故为之记,且系一诗,俾往来者歌焉。诗曰:有词依山,公神所安。何物浮屠,而厕其间?淫祠既撤,新庙有翼。崇正斥邪。御史之职。斯理孔昭,人独不思。彼昏则宜,吾儒奚为,秦岭晴云,蓝谷流泉,云飞泉鸣,嗟公来还,于论钟鼓,于赫棹楔,来来千秋,祠事罔缺。
       本期执行主编:郭志康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点击排行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