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间文学 >

宋港(jiang去声)的传说

时间:2021-06-24 17:39来源:原创 作者:全立新 点击:
宋港(jiang去声)的传说 民谣:全家湾,两头尖,中间有我好家园,山后宋港多良田。有名要数堡子山,嘉庆闹过白莲教;宋家一门死得惨,鲜血染红半边天。这一首古老的民谣道出了全湾一个悲壮的传说。 全湾北-东-南一线,一弧雄峙的山梁,月牙儿似的树起一道屏
宋港(jiang去声)的传说

       民谣:“全家湾,两头尖,中间有我好家园,山后宋港多良田。有名要数堡子山,嘉庆闹过白莲教;宋家一门死得惨,鲜血染红半边天。”这一首古老的民谣道出了全湾一个悲壮的传说。
       全湾北-东-南一线,一弧雄峙的山梁,月牙儿似的树起一道屏障。当你初来这里,惊叹眼前山水的静穆优雅时,不禁有点疑惑:以农耕为主的全湾人,是用哪儿更多的土地来实现祖辈衣食无忧的富庶生活的?
       看见了吗,那山梁后不是还有一座更高的山吗?山顶平坦,丈余高平顶之下,有一环顶大道,维系了周围的山山峁峁、沟沟岔岔,那就是全湾及附近乡民世代仰视的堡子山!堡子山下,数十顷良田自西向东一直延伸至金陵河边的王渠沟口,在二百多年前,那可是水旱无虞、富甲一方的好去处啊!
       没有人知道在什么时候,这里住进了一户姓宋的人家。至清高宗乾隆末年,宋氏家族已是人丁兴旺,牛马成群,呼奴唤婢的大富户。不过这宋太公倒也不是那为富不仁的主儿,不仅家族和睦,就连附近毗邻的几个村子也津津乐道,倒也其乐融融。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全湾的先民们,更是与其过从甚密。
       宋太公相继生下五个儿子,个个身高体大,颇有气力。宋太公想,自祖先定居在这里,披荆斩棘,刀耕火种,垦壤为地,嫁树而果。如今世道已不太平,要守住这偌大一份家业,应该让几个儿子学点武艺才是。于是宋太公便四处打听,要为儿子聘请一位武艺高强的师傅。正是无巧不成书,当时河南邓州就有一人颇通武艺,愿意做宋太公几个儿子的教师,随即来到了宋家。一番寒暄之后,就是拜师仪式,然后就是精心教习宋家五子,一切都不在话下。
       却说这武师颇有些来头,明是武师,暗里却是白莲教大名鼎鼎的女首领王聪儿麾下的一员。白驹过隙,寒暑易节,几度春秋,武师一面教宋家五子为文习武,一面渗透白莲教义,并建议宋太公把东边的那座高山建成寨堡,囤积粮食,丰实武库,积极备战。宋太公采纳了武师的建议,带领家族登上那座高山,依照武师设计,将山建成了易守难攻,军事化程度很高的堡子山。武师见事已办妥,暂时离开了宋家。
       公元1796年,仁宗即位。轰轰烈烈的白莲教起义烽火,以燎原之势燃遍了豫、鄂、陕、川数省,嘉庆帝下旨全力围剿。当王聪儿所部攻打西安失利后,转向东南退却,麾下一部由牧户关而下,遭到清军和地方乡勇阻击,损失不小,所剩义军六百余人在武师的引导下来到了宋太公家,进行短期休整。消息传到了清军营部,大队清军闻风而至。宋家家族与白莲教义军撤至堡子山上,利用早已修好的工事、设施,与清军展开激战。堡子山上下,箭镞雨飞,刀光剑影,人喊马嘶。清军几次冲锋至堡子山顶下的环顶平台,由于有丈余高的堡子墙阻挡,加之义军部将的殊死抵抗,清军久攻不下,暂时撤出阵地,只将堡子山团团围住,企图将义军困死在山上。
       清军停止了进攻,宋家利用熟悉地形之便,协助化妆了的白莲教士兵偷偷地从一个叫做牟蛋子的守敌防区突围而去,经由山阳转战至湖北襄阳。
       说起这牟蛋子,倒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幼年时父母早亡,牟蛋子被好心的舅父收养,给他好吃好穿,指望将来长大成人,好有出息。可是他却偏不学好,跟着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净干些偷鸡摸狗、输打赢要的勾当。舅舅两口儿很生气,少不了教训外甥几句,牟蛋子因此怀恨在心。有一天,牟蛋子对舅母说:“妗子,你今天给我做顿好吃的吧。”舅母说:“好吧。不过,吃了可不许去干别的坏事了,就在家里呆着。”牟蛋子嘻嘻的笑了几声,说:“妗子,我今天哪儿也不去。吃了饭,我要把你杀了!”牟蛋子的不成器,舅父舅母是知道的,可是一个孩童这样的混话,能当真吗?当妗子的做好了饭,当外甥的吃过了饭,见舅舅还没回来,绰起菜刀向舅母头上砍去,舅母那里防备,“啊”地一声倒在地上,鲜血喷出来,溅了牟蛋子一脸。牟蛋子见舅母扭动的身躯在血泊中颤栗,又挥刀向舅母的脖子砍去,继而割断了舅母的脖子。可怜一位好心的舅母就这样惨死在自己的亲外甥刀下。
       牟蛋子杀了舅母,脱掉了血衣,跑了出来,唱响了《流浪者之歌》。后值各地闹白莲教起义,清军为了剿灭义军,大肆招募兵士和乡勇,牟蛋子见是个躲避灾祸、遇难呈祥的好机会,索性投了清军,作为一名乡勇随清军前来围剿白莲教义军。那天晚上,牟蛋子被派遣到防备义军逃走的天子岭沟口担任警戒。这牟蛋子是游手好闲惯了的混混儿,那里消停的几分光景,便约几位同样不安分的兵勇喝酒,个个酩酊大醉,早把应做的事儿抛到爪哇国去了。宋家探得消息,报告给武师,一行人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蒸发了。正是:鲤鱼脱却金钩去,摆尾摇头再不回!
       第二天早晨,清军发现已不见了义军,听知情人说是牟蛋子因为喝酒而疏于防范,才使白莲教义军做了漏网之鱼,大发雷霆,把牟蛋子捆绑起来,重责四十军棍。这一顿好打,直教牟蛋子只恨爹娘生了自己!
       牟蛋子被赶出了军营。清军走了,牟蛋子寻思着:既然不能向清军出这一口恶气,我就要向宋家复仇!于是迳来宋家寻衅闹事,可惜宋家家族不小,又有宋家五子,个个身手不凡,牟蛋子岂能占上便宜。几番下来,不是棍棒油条麻花绳,就是拳脚馄饨霹雳掌,吃不了你就兜着,可怜的牟蛋子只好落荒而逃,又做起了拉兹第二。
       在继续的流浪中,牟蛋子产生了一个恶毒的计划:明的不行,咱来暗的吧。为了麻痹宋家,三年中,牟蛋子就像蒸发了一样,宋家也放宽了心,不再提防有人来捣乱了。牟蛋子见时机成熟,弄来几把锁子,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像一个幽灵一样潜入宋港,悄悄地把宋太公、宋家五子以及其他宋族家门全数锁上,然后又吹麻药弄翻所有人,再然后就是开一家, 杀一家,制造了灭门血案!
       再说牟蛋子的舅父回家,见妻子躺在血泊中,惨不忍睹,又不见了外甥牟蛋子,心中已是明了:定是这不成器的孽畜干得好事!万般无奈之下,悲悲切切将妻子掩埋,放把火烧了家园,也转投他乡。此后几年中都不见有些许牟蛋子的音讯。也是合该有事,报应不爽。一天,舅父从地里归来,正坐在门口的石墩上闭目养神,也随便想想那死于非命的贤妻,兀自唉声叹气,愤愤不平之际,忽然有一个人从身边走过,仔细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是你个冤孽!好,除害的机会来了!舅父起身,用无限慈爱的声音叫住牟蛋子。牟蛋子一看,竟然是舅父!诧异之余,虽然也想起当年杀死舅母的不地道事,可惶惶不可终日的他,还是像捡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竟有些忘乎所以了。
       牟蛋子跟随舅父进了屋里。舅父殷勤的倒茶倒水,烧火做饭,嘘寒问暖,表现得比以前更加慈爱,全不像仇人相见的样子。牟蛋子放松了警惕!由于一直以来的疲于奔命,累坏了,倒下头呼呼地进入了梦乡。就在牟蛋子梦过鬼门关的同时,和当年一样的一把菜刀,也同时把他送上了人生的鬼门关。舅父用外甥当年弑杀舅母的那把菜刀结束了牟蛋子邪恶的一生。
       一段关于宋港的传说就此结束,全湾的先民们掩埋了宋家人的遗骸,开始经营起宋港的百亩良田。在此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兴起的大搞农田基本建设中,全湾人挖出了许多的箭镞头,这些用金属制造的箭头有拇指粗细,长约寸余,呈锥形,皆已锈蚀。它是宋港历史的见证。通过这些箭镞头,我们能够感受到当年激战时的箭矢如雨、人喊马嘶;还原当年堡子山上下的刀光剑影,血染残阳……。
       本期执行编辑:李广华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点击排行
  • 我和母亲过中秋

    我和母亲过中秋 从鹤城坐车到会峪沟向北约一个多小时,在会峪桥下车,左拐沿窨沟盘旋...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