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间文学 >

立冬,也走了一趟马角

时间:2020-11-09 08:59来源:原创 作者:李广华 点击:
立冬,也走了一趟马角 农历九月,天气一路向寒,二十二日正式进入立冬。就在这一天,在商州北乡的马角山下,却暖意融融,我们商州民间文化研究协会一行七人,怀着一种朝圣的心情,拜谒了这里的京夫故里。 车从城区出发,穿过黄沙岭隧道,经板桥、砚川至大荊
立冬,也走了一趟马角

       农历九月,天气一路向寒,二十二日正式进入立冬。就在这一天,在商州北乡的马角山下,却暖意融融,我们商州民间文化研究协会一行七人,怀着一种朝圣的心情,拜谒了这里的京夫故里。
       车从城区出发,穿过黄沙岭隧道,经板桥、砚川至大荊店后村,我们与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喻荊民会长等会合。然后沿商洛路到腰市镇,看到了公路边京夫故里、文化古镇的标志牌。再沿马角河逆流而上,到庙湾水库。向南经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工开凿的隧道,公路蜿蜒,随山移水转,山上黄栌红遍,层林尽染,五彩缤纷,河水清澈见底,山势时而窄如一线,时而豁然开朗,不时有三五户的小村落出现,也有大的村落,这里曾是马角乡政府,现已合并到腰市,偶尔有漂亮的楼房,鹤立鸡群。转过一个弯,今年“8.6水灾”损毁的公路修复接近尾声,一辆农用车挡住了去路,车辆无法通行。后经与工人商量,电话请示老板,仍不允许车辆通行,令人沮丧。我和党苏怀步行找到老板,告知我们要参观京夫故里,老板同意了,这就是名人效应。
       来到郭村,现场实际测量了一棵千年古槐。大槐树胸围5.5米,树主干高6.2米,曾有南、北、西三大枝丫,其中北、西两大枝丫在今年夏天半月内相继自然折断,现仅剩向南的一大枝丫,显得更加茁壮。六十五岁的屈淑芹告诉我们:“树没伤人,都是托了郭氏祖先的福。”
       继续前行二里地,就来到京夫故里。四间土木结构的瓦房虽经虽经1996年修葺,但仍是上世界六、七十年代的旧门窗。门前是一片开阔地,萝卜白菜还未收获,绿莹莹一大片,几个乡亲正在整冬地,房旁树上柿子正红,象红玛瑙般的山萸挂满枝头,竟无人采摘。房北隔一水渠是二弟郭景文的家,满头白发像貌酷似京夫的郭景文正在家门前“旋柿饼”,屋后是三弟郭景华的家,满椽的玉米棒子依附墙前,显示着庄稼人的勤劳和富裕。进入屋内,红砖铺地,一酒红色、锈迹斑斑的老式三格板柜孤零零地站在堂屋红砖上,柜上正中间摆着一个小木箱,两边各放着两个瓦罐,东西两边分别是卧室和厨房。物件摆设简朴整洁,几近寒碜,令人落泪,谁能想到这是省作协副主席的家?
       京夫,原名郭景富,1942年出生于商州西北六十公里外的秦岭腹地,夹在蓝、洛、商三县边缘的马角乡。陕西东征五虎将之一,曾创作长篇小说《新女》《文化层》《八里情仇》《红娘》《鹿鸣》,中短篇小说集巜深深的脚印》《天书》《景夫小说精选》,散文集《海贝》等文学作品。2008年8月3日因胃癌去世,晓雷撰写挽联“商州道中布衣粗食一根手杖行天下,长安城内锦心妙笔八里情仇憾人间。”高度概括了京夫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我抚摸着门前场院的红椿树,高处是天,低处是地,京夫思想仿佛宇宙深处的一缕光芒,来处是那样的苍茫和深邃,落处是那样的亲近和温暖。
       我们与郭景文及其妻石凤芹、郭景华合影留念,让瞬间变成永恒。
       随后我们驱车南马角,兴致勃勃地游览了一处酷似秦岭雅丹的“九层楼”景区,拍照留念后返回腰市。沿洛洪路到大荆镇张坡底村,实际测量了村中的一棵桫椤树,树高近30米,胸围5.4米,遮荫约千平米。
       在大荆用餐。虽然没有喝到初冬的第一杯奶茶,却喝到了喻荆民为我们精心订制的浓浓的牛肉羮。
       拙文写成,题目原拟定为《京夫故里行》,因看到纪录商洛文友张溢的《秋目,走了一趟马角》,邯郸学步,更名为《立冬,也走了一趟马角》。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点击排行
  • 立冬,也走了一趟马角

    立冬,也走了一趟马角 农历九月,天气一路向寒,二十二日正式进入立冬。就在这一天,...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