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村史乡志 >

熊耳山,显神寨上显神通

时间:2020-06-07 15:12来源:原创 作者:田野小草 点击:
熊耳山,显神寨上显神通 公元2020年4月23日,农历庚子年四月初一,商州民间文化研究协会庚子抗疫情,强体魂,探古迹文化旅游登山活动第十站攀登商州名山熊耳山主峰,探访研究金陵寺一带民间文化资源遗存及周边自然环境特点。 金陵寺,古称上秦川,历史悠久,
熊耳山,显神寨上显神通

 
      公元2020年4月23日,农历庚子年四月初一,商州民间文化研究协会庚子“抗疫情,强体魂,探古迹”文化旅游登山活动第十站——攀登商州名山熊耳山主峰,探访研究金陵寺一带民间文化资源遗存及周边自然环境特点。
      金陵寺,古称上秦川,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曾是商州的工业重镇。这里早在新石器晚期就有人类活动,民国26年于竹园沟出土的炊具素鬲就是佐证。西周编钟、闫村春秋墓出土的青铜器鼎、壶、戈、剑、箭镞等,彰显出这里的厚重。《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王五次巡游江南,三次途经上秦川。明清为南秦二里上秦保,民国时期为第四区上秦乡,1958年因辖区内有金陵寺而得名金陵寺。
      《佛教史一斑》载:“金陵寺,又名护国寺。据传东汉光武帝刘秀落难在金陵,得以逃生,刘秀登基后在此建皇都寺。四周山水来潮,龙脉如画,成为十方丛林道场,规模宏大,主持僧治理有方,十万朝拜……延续到明初朱元璋为了巩固明朝江山,大力扩展商州金陵寺,并命名为皇都寺,南有江苏金陵寺,北有商州金陵寺合为一体,意为护佑大明江山……”。《续修商县志稿》载:“金陵寺在上秦川,唐时建,相传明太祖之叔父在此庙为僧,及太祖建都金陵,迎养不允,乃遗使重修此庙,赠名‘金陵寺’。嘉庆五年(1526)重修,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六十年(1721)、道光十年(1830)、嘉庆甲戌(1841)年,叠次重建,庙产之丰为全县诸庙冠,已于民国十一年(1922)由闫炳焕等提作金陵寺完全小学经费矣。”其实金陵寺始建于东汉初,几乎与佛教在我国的兴起相同步,曾是当时全国佛教寺院方丈僧人“圣教训”培训基地,历史悠久。


 
      1960年第6期《考古》杂志《陕西商县金陵寺宋僧人墓清理简报》记载:金陵寺僧人墓位于寺庙向西5米处,1960年3月中旬当地生产队取土打墙时发现这一墓葬,出土遗物为琉璃棺11件,瓷棺7件,陶棺6件,陶骨灰罐1件,有“山西解州”字样。据分析,能以琉璃棺归葬应是级别很高的得道高僧,仅一个墓葬就出土11件琉璃棺,足以说明早在宋哲宗元符元年,金陵寺就已经是一个规模宏大、级别颇高的寺院。相传,朱元璋叔父从南京带回九株凤杨,当地人称之为凤柳或金陵柳,现仍有四株存活,根深叶茂,生长优势明显,为江南在金陵寺一带生存的一种特殊树种,民间故有“先有金陵寺,后有商州城”之说。
      熊耳山,位于金陵寺境内,为商州名山,《史记·封禅书》记有齐桓公之语:“南伐至召陵,登熊耳以望汉江。”《左传·楚世家》楚昭王“自吾先王受封,望不过江汉。”江汉就是指丹江和汉江之间。熊耳山乃“商州八景”之一,素以“熊耳晚霞”著称于世。我们来到熊耳山南麓的洞儿峡。洞儿峡位于铁沟村洞坡底药王庙与熊耳山村庙岭子娘娘庙之间,是上秦古道的咽喉,两边悬岩峭壁,高千仞,峡长50多米,宽仅2、3米,后河溪流潺潺而过,北宋理学家邵雍(1011—1077)曾在商州仙游过此峡,曾作《辩熊耳》一首:“昔禹别九州,导洛自熊耳。熊耳自有两,未知孰为是?东者近成周,两者隔丹水。书者称上洛,斯言得之矣。”邵雍认为大禹治水的熊耳山就是商州的熊耳山。
      车子在通往熊耳山主峰的通村水泥路上盘旋,田野迎面而来的是郁郁葱葱的核桃林,我们顺路参观了熊耳山村的瓷窑遗址和古老的中国槐。来到闯王李自成屯兵的练岗子处停车,相传练岗子原为一处古堡遗址,为闯王的瞭望工事,1970年3月在筹建熊耳山电视转播台时,将练岗子的巨石爆破,建成了职工生活楼,用水泥打成了停车场。停好车子后,我们从西向东沿着台阶一步一歌地攀登熊耳山,路边一丛丛、一片片不知名的灌木开满白色的野花,就像满天繁星,人工栽植不久的柏树开始吐芽,我们向着主峰艰难前行,不断在心里忖度,人生之路究竟该如何选择?
 

 
      熊耳山海拔1431.3米,一阵阵喘嘘过去,半小时后始达其上,站在山顶,宛如腾云驭雾,悬于太虚,春风拂面,备感清爽之至。刘岭横南,香炉正北。后倚丹江水,前眺南秦河,熊耳巍然屹立其中,其峰高耸,为群山之冠。1970年9月,修电视转播台时,商县各单位职工及学校学生人山人海,排队传递砖块,场面宏大,蔚为壮观,成年后我曾作过一首诗,“显神寨上显神通,峥嵘丛中傲峥嵘。”至今记忆深刻。1971年元月主机安装成功,元月15日使用第2频道试播北京电视台(中央电视台)节目,1977年8月开始转播彩色电视节目。后因地质原因,电视转播台移建松道山。熊耳山电视转播台就是商洛电视台的前身。现今塔身及机房已拆,只留台基。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王大师@站在塔基上招手,很有领袖的风度。环熊耳山,熊耳山村房屋错落有致,白墙青瓦,更有楼房鹤立鸡群,水泥公路就像巨龙在崇山峻岭中蜿蜒盘旋,铁沟口的移民新村和幼儿园更是气派,犹如一幅春意盎然、欣欣向荣的山居图。
      鸟瞰东方,商州城和南秦新区城垣逶迤,高楼林立,阛阓俨然,绿树成堵,莲湖泛光,高速路上车水马龙。眺望西方,就是鹫儿山,与显神寨就像熊的两只耳朵,据说比显神寨更高更峭,两山比高,鹫儿山胜了,笑了,坍塌了,显神寨被人们误为熊耳山,熊耳山却掩遮在显神寨之后,州城人难睹芳容,正如人世间的误会与是非确不能深究。
      我的脚下,就是熊耳山煤矿。熊耳山的煤,据宋代雍方贤《爁炭碑》得知,在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农历三月已开采。据“伊”志,《爁炭碑》在上秦川金铃寺(金陵寺)壁中,今已无处可寻,但煤早已用作燃料及冶炼铸造。明清以来,开采甚旺,民国20年(1931)国民党实业部批准李明义开采上秦川、熊耳山、寨坡等地的烟煤,是为资本家在商县首次投资经营的采煤业。民初绅民集股在殿岭西宝山庙下开办公益煤厂,产量丰富,煤积如山,北沟(今上竹园村)人李生平凿山开通抽出积水,恢复采煤。我的母亲的舅父孙孝锋先生,金陵寺镇芦爬(今石灰窑村)人,有文化,曾开炭窠,赚了个盆满钵满,为启化小学(商州区小学)捐款1000大洋,集资助学,其事迹在《商洛教育志》有载。
 
 
      传统的采煤业带动传统的白灰业、砖瓦业、抄纸业、印染业、陶瓷业。解放后,1955年8月商县人民政府创建了国营熊耳山煤矿,1957年商熊汽车专用公路通车,熊耳山的煤运往县城及商洛各地。改革开放后,国营、集体、个性煤矿一起上,解决了1000多人的就业,现代采煤业带动了商县现代的冶铁、建材、建筑、运输、造纸、发电、化肥、气割等工业,商县铁厂、商县水泥厂、商县陶瓷厂、金陵寺电石厂及新洛砖厂、商洛造纸厂、商洛氮肥厂、商洛电厂等大型工业应运而生,尤其是1959年7月1日,商洛电厂在东郊建成投产,结束了商县无电历史,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金陵寺水泥厂生产的水泥建造了丹江大桥、南秦大桥和杨峪河大桥,建筑了丹江饭店和服务楼,修筑了二龙山水库和南秦水库,金陵寺为商州的发展和繁荣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为商州乃至商洛的工业重镇。近几年,金陵寺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现已发展成为一个旅游宜居小镇。
      身上的汗水被山风吹干,太阳即将下山而云。顿时,霞光万道,雯云似锦,我们和身边的草木也如同披上彩锻一般,我看摇曳的树枝,感念万物的伟大。“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抬抬看看天,“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鸟儿已飞过”。是的,熊耳山没能留住我们的身影,但我们却来过。我又想起了印度诗人泰戈尔的《飞鸟集》,我们念叨着徐徐下山,乘车而归。此时,你如果身在州城的立交桥或丹江公园仰而西望,耸立在霞光环绕中的熊耳山定是金碧辉煌,堪称商州一大绝景。
      朋友要来熊耳山,我免费作你的向导!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