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村史乡志 >

北宽坪游记

时间:2019-12-05 13:53来源:原创 作者:李广华 点击:
北宽坪游记 那是2017年4月8日星期六的晚上,应商州文化馆馆长郝忠锋先生邀请,我走进了位于工农路的山花剧团办公室,先生让我修改北宽坪秦岭休闲小镇的解说词,我俩推心置腹,认真修改,不知不觉心中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战前研究战事一样激动。据说原
北宽坪游记
       那是2017年4月8日星期六的晚上,应商州文化馆馆长郝忠锋先生邀请,我走进了位于工农路的山花剧团办公室,先生让我修改北宽坪秦岭休闲小镇的解说词,我俩推心置腹,认真修改,不知不觉心中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战前研究战事一样激动。据说原解说词出自一位女局长之手,写得挺好,我只将错误部分做了校正,看着解说词,不由自主的将我这个没有到过北宽坪的人却说得十分动心。那绿色蟒岭、红色文化、山清水秀、风光秀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心想有机会一定去一趟北宽坪。
       公元两千零一十九年五月三日,农历己亥年三月二十九,正是五一小长假的第三天,应朋友徐刚民先生之邀,我不假思索,欣然答应,要来一次真正说走就走的北宽坪旅游。我先乘2路公交车到了沙河子,徐刚民和李根良先生已到车站牌下等候,我们三人一同向北宽坪进发。由西向东,沿312国道到达会峪沟口左拐向北,到达蟒岭隧道十八盘游客服务中心,仰望白虎崖,高大雄伟。敬先生盛情邀请我们走进5D影院,这是一个3+4座的可活动座位,我们观看了《丛林冒险》,刺激,有趣,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走马观花过了隐逸山庄、雷竹庄园、五色花海,公路河流和彩虹道几乎平行,两岸青山绿水,屋舍俨然,公路宽敞整洁。五月的北宽坪清秀于蟒岭绿道两岸,槐花正艳,槐香四溢,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槐花的清香,沁人心脾。随山移水转,大约一个小时,北宽坪镇映入眼帘,笔直的大道,荡漾的清水,中原突围的雕塑将我们的情绪带进了七十年前的峥嵘岁月……车到北宽坪游客中心,放好车,我们沿唐渠向五峰山进发,先到李先念同志亲手创建的豫鄂陕边区所属商洛县委县政府旧址参观。商洛县委县政府旧址位于北宽坪唐渠村,成立于1946年8月上旬,县委书记刘丹东,副书记兼县长刘英才、文范(赵文衡),副县长姚吉乔。
       讲解员李益民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李益民先生曾作过民办教师,现每月1500元的工资,很是满足。先生身穿浅灰色军服,清瘦,戴着一副近视镜,七十岁的人了,显得很有精神,可能是身着军装的缘故吧。旧址和新址中间相隔三十米左右,一个大场用水泥打过,一棵核桃树很有造型,火炬、红旗和入党誓词组成商州红色教育基地,后面是一片绿的海洋,很是醒目。丹凤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主任樊双臣,游击队中队长樊发治的儿子,曾送给我一份珍贵的商洛县委县政府人员名单簿的复印件,我深深地感到,在这样简陋的民房里成立的商洛县人民政府,就像黑夜中的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竟能承担这样重要的工作:一是为我军集粮筹款;二是做好统战工作;三是护送过往领导干部;四是宣传扩军。
       在我们还没有到来之前,李益民先生正在研究商洛电视台编辑的《商州红色遗址》,他得知我们要去五峰山,决定给我们找一位向导,打电话给相距15里的于院的于民智先生,对方答应在公路的尽头接应,只是我们偶尔走错了山路,来到了骆驼峰下的将军十坪。电话继续联系,就像当年的李先念、陈少敏、郑位三途径商州到延安地下交通联系一样,只是现在的通讯工具是手机。过了好久,终于接上头了,见到了人。于民智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也是70岁的老人,魁梧高大,身体硬朗,手提一把弯弯的镰刀,准备随时开路。交谈中得知,他祖籍在川道的白杨店于塬,十四岁从学校回来,到过新疆、西藏、青海、西安、深圳,早些年务天麻发了财,生活很幸福,有两女一男,都在西安发财。他力气特别大,年轻时能背400斤东西气不喘,翻山越岭。现在还能背280斤的东西,见多识广,很是健谈,他向我们描绘了五峰山旅游开发的远景,并给我们讲了将军十坪的来历:宋代名将杨文广在十坪屯过兵,养过马,环绕骆驼峰修筑过跑马场,后北征洛南蜘蛛精。将军十坪有二十多亩平坦的土地,曾有六间兵营房,营房坐西向东,现已荡平,无有遗址,只有上马镫,栓马桩等遗址,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仿佛将人带到了冷兵器时代。随后,我们探险了锅三子洞、湘子洞、老虎洞、石牛、五石缝,沿途长满了白头翁、五味子和韭菜,芋艿头鲜红欲滴,正好解渴,补充着我们的能量。
       站在山顶,环顾四周,北是广东坪,东北韩子坪,向东大河面,极目远眺,远处的山隐隐约约,那是东大山,下面是丹凤留仙坪,东南角是凤冠山,丹凤县城所在地。将军十坪农业社时,生产队种谷子、黄豆、玉米、洋芋。现已退耕还林,准备建700亩连翘、桔梗基地,春天将是一片金黄的花海。山顶上建有移动塔,尤其是风力发电測量塔,120米高,直插云霄,由40节组成,四周拉线密密麻麻。
       我们到达五峰山顶的祖师庙,此时手机显示此地高度为1503米。山风飕飕,突然下起了大雨。据说当年宇宙宏大,香火旺盛,每逢三月三,要吃三担大米,十八座豆腐,可怜在文革破四旧中拆除,将木料盖了碾子凹李河小学,改革开放后,修了三间庙,塑了神像,距其80米,还原了娘娘庙,也塑了神像。据说为了伺候祖师,只是四十年的风雨,现显得很破败,只是牡丹花开的很茂盛,我们发现了一块石碑,记载为光绪八年修建。
       向南眺望,是商洛县副县长姚吉乔的老宅,隐于老虎岩的绿林中,我们再次谈起了姚吉乔的传奇人生。他祖籍山西,迁徙到北宽坪仅有三代,兄弟8个,用晋商的智慧发家置地,发展武装,有一妻一妾,是民主副县长。解放后首任北宽坪区长,后调任板桥区区长,在任职路上因病去世。
       从山峰到小宽坪的于院,千十亩森林,有松树、柞树,竟是人工植树造林,仅仅半个世纪,现已林深叶茂,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于院坐落在五峰山底,坐北向南,山有多高,水有多长,土地肥沃,盛产小麦,别的地方越旱,此地庄稼越好,故民间有“马锣越响,粮食越囊”之说。因为别的地方敲马锣祈雨,这里庄稼需光照,加之土地肥沃,地下水充沛,一股胳膊粗的神女泉可供农业社时86口人,50多头牛,100多头猪使用,一年四季不干涸,现青壮年人口外流,向城市发展。农村转型,一村一品,大力发展药材,有桔梗、连翘、丹参、二花等。产业路一半已水泥硬化,另一半明年也就硬化了。他还信誓旦旦的说:国家将要投资13亿,建34个风力发电塔,修一个大型变电所。到那时,游客更多,香客更多,庙宇必然会焕然一新,一座古朴现代的庙宇必将展现在人们的眼前,成为五峰山旅游胜地的一部分。
       天色近晚,匆匆下山,到北宽坪吃了热豆腐和粽子,步行商业街,给人一种古朴而现代的感觉,石桥连着一户一户的临水而居的商家,也许是天近黄昏又不逢集的缘故,街上行人极少,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这个有着浓厚红色文化底蕴的街区,如同一首怀旧的红歌,使人的心灵顿时泛起淡淡的甜蜜和惆怅。
       西安及周边游客不少。邂逅杨斜的鲍金民、金陵寺的杨喜卓、沙河子的任安民,都是举家游玩,可见游客很多。返还州城,已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时。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