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动态 >

清明时节又逢君

时间:2021-03-31 09:55来源:原创 作者:李广华 点击:
清明时节又逢君 2021年3月27日,农历辛丑年二月十五,清明时节,金陵寺中学初七八届(3)班部分同学由李军贤同学作东,在金陵寺镇鸿福楼餐厅欢聚一堂: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喜今日平凡生活美! 我们是1976年春季入学的,全班有60多名同学,分别来自上竹园、下
清明时节又逢君

      2021年3月27日,农历辛丑年二月十五,清明时节,金陵寺中学初七八届(3)班部分同学由李军贤同学作东,在金陵寺镇鸿福楼餐厅欢聚一堂: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喜今日平凡生活美!
      我们是1976年春季入学的,全班有60多名同学,分别来自上竹园、下竹园、房店、全湾、樵湾、闫村、杨口、铁沟、刘庙、刘村、王塬等村及镇所在地企事业单位。当时的金陵寺中学服务范围是现金陵寺的三分之一,因为管坪还没并入金陵寺,有单独的管坪乡和管坪初级中学;熊耳山初级中学服务于金陵寺镇北片的石灰窑、芦爬、孙塬、北岭、西岭、东窑、西窑、任村。,四个年级,共有学生1000多人,生源当时金陵寺中学初高中均为两年制丰富,人满为患,大班制。村村有小学,共有二十一所,也以人满为患,大班制。生于1935年的鱼正发、南秦鱼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金陵寺中学任教,见证了金中的发展和繁华,用手中的笔描绘了金中永恒的记忆。仅仅二十年,金陵寺镇仅存小学五所,初中一所,中学生百余人,挡不住的城镇化进程,乡村人去房空,野草萋萋,乡村教育衰败甚至破产,决不是危言耸听。现在才理解了李克强总理讲的人口红利的深刻含义。前几年,东窑小学两生一师,商洛日报曾以《坚守》为题进行了报道;郝庄小学同样也面临着生源匮乏的危险,令人嘘唏不已。党中央审时度势,提岀乡村振兴计划,乡村教育的第二春也许很快就会到来。
      我班人才辈出,尤以军人为主。同学闫书蛮曾在华阴84867部队当汽车兵,到安康抗洪救灾,去云南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复员后一直从事交通运输工作,现为3路公交司机,技木娴熟,服务态度好;同学闫养卓、杨松山曾服役于大西北的甘肃平凉84855部队炮兵营,转业后杨松山成为村干部,闫养卓成了创业人;同学谢小民曾在新疆服役,现在搞得也不错;同学李军贤曾在榆林武警部队,后到陕西省边防总队,把15年的青春都献给了部队,转业到黄河上中游管理局工作,在外工作认真负责,在家孝敬父母。其妻明西英,祖籍湖北孝感,西安长大,孝敬婆婆胜似母亲。军贤母亲今年九十一岁,身体硬朗,耳聪目明,能吃能喝,能跑能走,堪称耄耋高寿,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母亲身体健康是军贤最大的福分。
      没有人会永远年轻,随着时光流逝,我们终将老去。三名同学已离我们而去,再也无法归队。闫淑凤英年早逝;李尚文已经作古;古高杰曾在西安经营电信、汽租、饮食。2018年清明节,我们曾一同去棣花找贾载凹,让其兄贾平凹写字,谁知不久患病,于2019年元旦去世,没有魂归故里,长眠在长安陵园中。“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多少次,“夜来携平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我们曾同学于同一间教室,参加过同一运动会,烧过同一窑的白灰,吃过同一锅的糊汤饭,在同一凤杨树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死去原知万事空”,没有经历过好友突然离世的人,永远体会不到那刺痛的滋味,正如白天不知夜的黑。我曾数次到过上竹园古高杰的故居,房屋坍塌,如今已夷为平地。我曾面向西方洒过一杯酒,醉酒只是醉心罢了,心若不醉,万杯亦如水。
      不知怎的,却突然想起来了儿时读过的杜牧的《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我最喜欢的是北宋黄庭坚的《清明》: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雷惊天地龙蛇蛰,雨足郊原草木柔。人乞祭余骄妾妇,士甘焚化不公侯。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眼前不正也是这种情景吗?清明时节桃红李白,含笑盛开的田野上那些长满的坟墓令人感到凄凉;春雷滚滚,惊醒了龙蛇百虫,春雨充沛,滋润郊野旷原,使草木变得青绿柔美。古有齐人岀入坟墓间,乞讨祭食以向妻妾夸耀,也有介子推拒做官而被大火烧死;不管是贤者还是平庸之辈,千年之后又有谁知道呢?最后留在世间的只不过是满目疮痍的野草而已。
      我们班的同学,现在为了讨生活,各奔东西。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唐代大诗人杜甫记叙了与诗人、歌唱家李龟年的交往和怀念,四十年的时代沧桑,人生巨变,正如乡村教育由盛变衰。怪不得明代著名诗人、文学家高居巜闻旧教坊人歌》:渭城歌罢独凄然,不及新声世其怜。今日岐王宾客尽,江南谁识李龟年?看学校后山上我们亲植的桃花夭夭,王天时老师曾写《山坡那片桃花林》;感谢王安石巜送张明甫》:觥船一棹百分空,十五年前此会同。南去北来人白老,桃花依旧笑春风。我们都是花甲的老人了,活着真好!今日相聚的是青一色的男子汉,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我们五人喝了半打酒,划拳行令、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把酒言欢,酒酣耳热,一醉方休。人生难得一知己,不醉不归。好在李勇军有个好儿子,亲自送我们回家。
      我有一位文友,军旅诗人,全湾人,曾在新疆服役,官至正团级,现居乌鲁木齐,微信发送了他最新创作的《祭清明》:桃花依旧笑春风,变焕无常万事空。爱恨情仇将作古,梨云杏雨祭清明。
      秦岭山中的故乡,此时正是桃红柳绿,一朵桃红色的思恋摇曳在阳光粼洒的心陌,岁月深处,永恒绽放着,芬芳着,美丽着。“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一场缤纷花事谢幕,难免令人徒生悲凉。春华与岁月,繁华与人情,淡清与故事,世间种种,依然深情相爱,春日的情怀依然曼妙如诗;春去春归,岁月人心,余味悠长……
      
本期执行编辑:郭建辉
(责任编辑:山客A)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点击排行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