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州文化协会 [加入收藏]
商州民间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表演艺术 >

中流阁

时间:2016-06-27 09:01来源:未知 作者:赵文芳 点击:
剧中人物: 李世华 男 三十多岁 国民党商县保安三团三营营长,中共麻街地下交通 站站长。 王老八 男 三十多岁 李世华随从,中共麻街地下交通站联络员。 任振铎 男 三十多岁 国民党麻街乡乡长,中共麻街地下交通站联络员。 郑位三 男 四十多岁 中原军区首长。
                         
        剧中人物:
        李世华   男    三十多岁  国民党商县保安三团三营营长,中共麻街地下交通
站站长。
        王老八   男    三十多岁  李世华随从,中共麻街地下交通站联络员。
        任振铎   男    三十多岁  国民党麻街乡乡长,中共麻街地下交通站联络员。
        郑位三   男    四十多岁  中原军区首长。
        顾大椿   男    三十多岁  中原军区干部。
        胡连长   男    二十多岁  国民党二十四军第八师驻麻街连长。
        陈副官   男    三十多岁  国民党西荆公路警备司令谢辅三随从副官。
        周夫人   女    三十多岁  李世华夫人。
        小   翠   女    十八九岁  王夫人丫环。
        特   务   男    三十多岁  国民党潜伏特务。
 
        背景:以麻街周边街景为大背景,画面衬托出丹江河谷和悬挂在麻街岭半山
腰中的“中流长阁”画面。
        旁白:一九四六年六月,我中原军区部队分三路突破了国民党 30 万军队的
重重包围, 按照中央部署实行战略转移。由中央委员、中原军区司令员李先念,
中央委员、中原局代理书记兼军区政委郑位三,中央候补委员、中原军区组织部
长陈少敏等组成的北路突围部队一部进驻商洛山区,建立豫鄂陕革命根据地,后
来这些干部在陆续返回延安途中,经过麻街地下交通站时,演绎了一段惊心动魄
的传奇故事……。
 
        第一场 风雨麻街
        幕启:乌云密布的麻街街头,几个国民党巡逻兵走过……一巡逻兵(边敲
锣边吆喝):麻街的老百姓听着,共产党游击队近期活动猖獗,为了一网打尽,
胡司令派三十四军第八师驻防商州,与地方政府联合清剿,若有知情不报、妨碍
清剿者,格杀勿论。住麻街的老百姓听着……(吆喝着下,李世华上)。
 
李世华道白:风飒飒商州弥暗,冷潇潇透骨刺寒,乌云密布麻街地,血光淹寒万
                        民难。我李世华,本为麻街人氏,少年丧父,早年,因不忍心乡亲
                        们遭 受欺凌,便拉起了一杆人马,与谢辅三在商洛山中几经周旋,
                        后来因杀了周维美被老胡子追 杀,逃至陕北,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又受汪峰同志委托回麻街为我党建立秘密交通站,接待过往地下同
                        志。
李世华唱:  恨老蒋搞内战民不聊生
                      反民主灭共党野心不宁
                      巩德芳游击队四处活动
                      反内战闹学潮气势恢弘
                      胡宗南派军队镇压革命
                      反动派害乡亲不得安宁
                      共产党为救国广结联盟
                      敞胸襟纳贤士道远任重
                      李世华负重托临危受命
                      潜商洛暗摆渡不可懈松
                    (王老八十分警觉的上场)。
王老八:    大哥!    
李世华环视一下周围:老八,我正要找你,家里昨晚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王老八:    一切按你的指示已经办妥,可眼下敌人到处搜捕抓人,村里游荡着
                    一些特务和暗探,我担心咱家里会被敌人盯上,已经通知石晗英把
                    那位大姐转移到了他家,孩子她们安排在郭福怀家里,现在向你汇
                    报来了。
李世华:    安排好了就行,你一向办事我都放心,可这次我心里不踏实呀!
王老八:    怎么(十分惊愕)?
李世华压低声音:老八呀,村东面麻街岭山崖上的中流长阁可是咱们村的一道风
                        脉呀,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过往客官、墨客雅士在这里歇脚,留下
                        了多少美丽动人的故事。咱们交通站自成立一年多来,已先后护送
                        过往同志二百多人,从来没有出现过偏差,昨天晚上接回来的那几
                        位首长可不一般人呀,要通知同志们多加小心,千万不能让敌人发
                        现半点蛛丝马迹,交通站可是咱们的命根子啊!
王老八:    点头(下、吆喝声起,走远)。
李世华:    这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呀(焦躁渡步,胡连长带 随从士兵上)。
胡连长督促士兵:给我大声吆喝,仔细搜查,不能让一个共匪漏网(李世华看
                    见胡连长忙躲开)。
胡连长呵斥:一个个都是饭桶!
           唱:胡某人受谢总提拔恩赏
                   委派到麻街地领职严防
                   先看看商州的形势动向
                   下决心在此地大干一场
                   擦动机探情报剿灭共党
                   在麻街定杀尽暗藏匪狂(王老八上)。
李世华忽然闪出吆喝一声:散人闪开,莫要阻碍了清乡剿共(老八见机隐藏)。
                 (胡连长看见李世华,脸一沉又狡黠一笑)。
胡连长:    李营长!
李世华转身:奥、胡连长、幸会,幸会!
胡连长阴阳怪气地:咱们可都是谢军长的门客,李营长自从拜别谢军长回到麻街,
                    仕途可算一帆风顺呀!
李世华:    谢谢胡连长的关心,本人非常感谢谢军长帮我解除通缉,让我重返
                    故里,又荣任保安团营长。
胡连长奸笑着:但愿李营长莫要忘记劫杀周维美那件事,再犯下与党国不利的事
                    情吆。
李世华抱拳:谢谢提醒(转身走开)。
胡连长不满地:哼,(独白)身在曹营心在汉,你狐假虎威,莫要太狂妄,我临
                    行时上方特别交代,必须死死盯住你李世华(胡连长一行下)。
王老八警惕地:大哥,这家伙阴阳怪气,借周伐纣,处处指着咱们那!
李世华点头:是啊,不过,按咱们现在的力量何需怕他。
            唱;想当初建站时仅有三人
                    现如今发展到二十多位
                    各乡村各行档尽力推进
                    对那些地头蛇也要争取
                    观时局搞统战襟怀天地
                    使他们和咱们暗通消息
                    要动摇反动派统治根底
                    既分化又瓦解敌对势力
                    搞工作离不开穷苦兄弟
                    目的是要拯救人民苦嫉
王老八:    是呀,你说的对。
勤务兵跑上:报告营长,谢长官来电话通知你,他要路过麻街,亲自到家里来做
                    客。
李世华:   哎呀,不好,谢某人这次到访,到底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呀?(李等
                   葱葱走下,胡连长和随从士兵上 )。
胡连长:   李世华不是真心执行公务,而是和一些闲杂人诡秘接触,让人费解,
                   有情报吐露,最近有共党高级官员由麻街经过,大家一刻也不能松
                   懈。
随从士兵: 是(众人下)。
        落幕
 
       第二场 智斗敌顽
      启幕:特务鬼鬼祟祟上。
 
特务:     本人原为一国军,一年前在竹林关被共党抓了俘虏,昨夜,亲自参
                 加护送共党高级要员从北宽坪来麻街,趁机逃了出来。想必、这便
                 是我立功发财的好机会(特务匆匆下,李世华带老八等人上)。
李世华唱; 巩司令下达了重要任务
                     郑政委走关中麻街短处
                     党支部细安排研究部署
                     对首长要绝对武装保护
                   (李世华带老八匆匆下)。
 
        二幕拉开:地点李世华家(郑位三,顾大春上)。
郑位三唱:  从中原来商洛转回边区
顾大春唱:  一路上受奔波中途短居
郑位三唱:  按约定见到了接应兄弟
顾大春唱:  商州地乌云遮鬼啸狼吟(李世华老八上)
李世华唱:  为安全防隐患住我家里
郑位三唱;  交通站受接待如水纳鱼
顾大椿唱:  难为了麻街地众位兄弟
李世华唱:  肩负着重大任在此一举
郑位三迎上:武十!
李世华:    首长,老顾,你们辛苦了。
郑位三:    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何谈辛苦呀。
顾大椿:    我们来到商洛给你们添麻烦了。
李世华:    这什么话,太见外了,这是党交给我们的任务, 你们就安心住下
                    吧。
王老八上:  大哥,不好了,谢辅三的车已到咱们门前了(众人一愣)。
李世华警惕的摸抢:啊,他咋这么快就到了呀(台下当即传来陈副官的叫声)。
陈副官:     李营长(郑位三与顾大椿赶忙装做若无其事的坐在一边翻看书本)。
陈副官上: 李营长,李老弟,怎么不出来接我呀!
李世华赶紧迎上:哎呀,我说陈老兄,你怎么说到就到,还没有来得及迎接你,
                    你已经就进门了,失敬失敬,还请老兄海涵呀!
陈副官:    李营长,我是随谢长官从蓝田到商洛督促剿共事宜,半路上谢长官
                    有要事临时改变行程,托我路过麻街时一定要顺路来看看你,却见
                    你这门户森严,还有武装巡逻,没打招呼就冒然进来了。
李世华:    欢迎欢迎,请上坐,请上坐,上茶(陈副官坐,小翠上场为陈副官
                    沏茶,陈副官色眯眯的打量了小翠一番)。
勤务兵传:  营长,胡连长到!
李世华一惊(独白):来者不善。
陈副官:    奥,胡连长,他也来啦。
李世华:    请胡连长(胡连长上)!
胡连长:    陈副官,李营长,幸会,幸会。
李世华:    胡连长,敬请光临!
胡连长:    客气,客气。
李世华:    给胡连长上茶(小翠上前沏茶茶)!
陈副官:    胡连长,你来这儿有何贵干呀!
胡连长:    听说陈副官路过此地,李某也特来见过陈副官
陈副官:    不是吧,可能是另有所图吧。
胡连长:   (胡连长看见位老和老顾)。
胡连长:    哪里那里,陈副官可知这二位是?(李世华一
                    惊,胡连长十分得意的品茶)
陈副官打量着郑位三和顾大椿独白:这两人,好面生啊
             唱:我今日过麻街沿途谨慎
                     谢长官有交代暗中私巡
                     见路途撒兵丁设防严谨
                     探究竟不通报便把门进(边品茶偷眼瞟位老和老顾)。
李世华暗观陈副官
             唱:谢辅三在蓝田剿共坐镇
                     派随从顷刻间不速登门
                     莫非是接待站传音走讯
                     又莫非胡连长暗里通音
                     难道是我武十粗心大意
                     陈副官因何故忽然光临
郑位三唱: 我这里未坐定后边有尾,
                     是有备是偶然须得留神
顾大椿唱: 世华他既担起这等重任
                     想不会弃尊严屈之他人
胡连长:    李营长,这二位……?
李世华:    奥,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二位是我在西安的两位表兄,
                 (指陈副官)这位是谢长官跟前的大红人陈副官,这位是驻麻街的
                    胡连长。
郑位三顾大椿抱拳:陈副官,胡连长。
胡连长阴阳怪气的:表……兄……?
陈副官看着郑位三和顾大椿疑惑的:是吗?
李世华:    因多年未见,好不容易来家里一趟,我就在家里陪他们叙叙旧,让
                    他们歇歇脚。
陈副官:    奥,那我这趟来算是(加重语气)打扰啦吧!
郑位三李世华:哪里哪里!
胡连长附耳陈副官:长官,怎么没听他提起过,是真……是假……不可轻信哪。
陈副官点点头看着郑位三:老者 高寿?
郑位三:    老朽年逾六十
胡连长:    不像啊,现何处公干呀
郑位三唱:我为学堂一教员
                    修书授课十三年
                    后调督学政教办
                    荣入政府为官员
                    常入官门政府院
                    晋升国民一专员
陈副官:    奥,敬仰敬仰啊,那令弟呢?
顾大椿:    不才啊!
            唱:树大根深枝叶旺
                    依附大树好乘凉
                    身处一校教鞭上
                    荣任该堂副校长
胡连长:    李营长,你有这么风光的亲戚,当初被胡长官通缉时怎么不借借这
                    个东风呀!
李世华唱: 李某生性带倔犟
                     不屈贵求亲好逞强
陈副官唱: 你桀骜不逊少年狂
                     英雄气概莫斗量
胡连长(转向顾大椿)
             唱:可八月时节教学忙,
                     为何此时把亲访
顾大椿唱:  中秋来把姨母望
                      二是为祖上迁坟庄,
胡连长唱:  何日启程那路往
                      几时登门到贵庄
郑位三唱:  我子日启程行商道
                      卯日寅时到故乡
                      又因风水未定向
                      因此先来探姨娘
陈副官:    是的是的,祖坟风水穴,后人成大业,依我看,你们这些文人墨客
                    有阴德,前途无量呀!
胡连长:    可有道是提笔安天下,上马定乾坤,李营长假若为那边效忠,这贵
                    戚可就有来路了……。
陈副官:    是呀,老弟,假若为共党效忠,这贵亲可不敢轻瞧啊!
李世华愤怒地:陈副官,胡连长,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玩笑可开不得呀!
胡连长:    嗯,哪里开玩笑啦。
陈副官:    本来嘛!
郑位三唱:  陈长官且莫这样论
                      我灯熬残捻年华损
陈副官唱:  年岁大了资力深
                      令弟如今正青春
顾大椿唱;  鄙人才浅心愚钝
                      胸无大志一庸人
胡连长唱:  二位莫要太谦卑
                      与李家无缘不攀亲
李世华唱;  志亚出身农家门
                      不得已落草做土匪
陈副官唱:  土匪也数富豪门
                      先屯基
                      后权贵
                      王侯将相匪为根
李世华唱:  我心际粗矿缺经纶
                      混世抵俗一根筋
郑位三唱;  安天下,
顾大椿唱:  定乾坤
李世华唱:  还数你们这样为党国效忠的栋梁人
陈副官:    哈哈哈,哈哈哈,如今这时势还需你们这些混世魔王程咬金那(小
                    翠陪李夫人上)。
李世华:    陈副官,我哪里敢当啊,不过就是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
陈副官:    奥,这话不错,是是是,我想你也不会那么容易屈从他人吧。莫要
                    见怪,我一来是跟你们闲聊,二来吗,乱世之中,非常之时,我也
                    不得……开开玩笑吧!
胡连长焦急的:陈长官……这……
周夫人:    陈长官!
陈副官一愣:奥,弟妹呀,一向可好!
周夫人:    托你的福,好着呢,陈长官是对武十不放心吧!
陈副官:    那里那里(对胡连长不耐烦的阻止):哎,胡连长,莫要伤了弟兄
                    和气!
胡连长:    是,在下愚钝,李营长莫要见怪。
周夫人:    胡连长为党国效忠也是应该的,(小翠上前为陈副官敬茶,陈副官
                    满脸色相的看着小翠)。
陈副官:    这小妹子可长得够水灵的呀!
周夫人:    那是我身边的丫环,今年刚满十八,还正愁着没人要呢,陈副官这
                    趟是回城里办事吧?
陈副官:    是的是的。
周夫人:    那我就借你的风,搭趟便车去城里看看我姑妈,你看方便吗?
陈副官:    方便方便,太方便了。
周夫人:    小翠,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进城去!
陈副官急于告辞:李营长,告辞了!
李世华:    好,送大哥(陈副官、胡连长,李世华、王夫人、小翠随下)!
郑位三:    世华同志也真不容易呀!
顾大椿竖起拇指:是呀(李世华返回)。
李世华:    位老,让你们受惊了。
郑位三:    没什么,真是有惊无险啊!
顾大椿:    世华同志,我们也该走了,咱们后会有期!
李世华:    好,后会有期,(王老八、任振峰上)!
任振峰急切的:李营长!
李世华警惕的:任乡长,有什么事吗?
任振峰:李营长,不好了,刚才一个人跑到乡公所,说有几个共党大官模样的人
                昨夜被部队送到了麻街岭,用滑竿接走了,就住在麻街一带,要 打电话
                让县上赶快派兵来抓捕。
顾大椿吃惊的:啊!
郑位三:    有这等事。
李世华急切的:他怎么知道的?
任振峰:    那家伙说,他原来是国军士兵,后来被俘,昨夜参加护送队,乘机
                    逃了出来,我正要控制他,又让那家伙给跑了。
李世华果断的:情况紧急,必须迅速部署!
        落幕
 
       第三场 麻街举旗
       启幕:特务尾随胡连长匆匆而上。
 
特务:      报信遇风险  投向胡长官。
胡连长(急于立功的样子):大鱼浮水面,定将他连窝端。哼,李世华呀李世华
                  这下我看你……
         唱:好一个李世华刁钻无比
                 口头上孝党国暗通共敌
                 胡某人费心机连连失利
                 拢空网漏大鱼又败一局
特务:      胡连长,据我所知,这些共党要员不会在麻街久居,一定和李世华
                  有染。
胡连长点点头: 哼,你李世华,共党要员,你给我等着。
特务:      胡连长,前面有人!
胡连长唱:  李世华欺党国口是心非
                     绕到这僻壤处幽静寂沉
                     料就他早通共心怀不轨
                     借今朝定揭穿他的真伪
胡连长:    给我追(鸣着枪下,李世华郑位三顾大椿上)。
郑位三唱:  修栈道渡陈仓撤离险地
顾大椿唱:  忽闻听山谷内人喊马蹄
李世华唱:  李世华心似火却无旁计
郑位三唱:  枪声鸣山谷荡步步紧逼(喝斥声:哪里走)
顾大椿唱:  魔鬼笑虎狼吟穷追不弃
李世华唱:  煞时间波涛起舟倾浪里(呐喊声愈近)
李世华急切的唱:殷切切等待着众位兄弟(王老八跑上)
王老八:    大哥!
李世华惊喜的:老八。
王老八唱:  弟兄们已待命守在这里了
李世华激动地:好兄弟,位老和老顾就托付给你,你们要安全把他们送出麻街。
王老八点头:好,坚决完成任务!
郑位三:    世华同志!
李世华:    我今天就就带着弟兄们在这麻街沟一定要消灭那个狗特务和那个狐
                    假虎威的胡某人。
郑位三握住李世华的手:世华同志,解放商洛还离不开你们呀!
李世华行个军礼:你们一路保重!
                (枪声起,王老八带郑位三和顾大椿下,李世华隐蔽,特务冲在前面
                  出现,李世华拔枪击毙了特务,胡连长带伤逃走)。
李世华跳出大笑:哈哈哈哈哈,弟兄们我们宣布起义啰!
                  随着嘹亮的进行曲王老八、任振铎(扛着大旗)等率领弟兄们昂首
                  阔步走上。
李世华郑重的:弟兄们,我们终于跨过了这道坎,来到了陕南军区所在地湖北郧
                 阳镇,根据军区首长指示,我们这支队伍从今天起正式有了自己的
                 番号,就叫商县支队。从此以后,我们将光明正大的竖起自己的旗
                 帜,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投入到解放商洛的战斗中去!
李世华接过旗帜挥舞……
全体士兵高呼:解放家乡,解放商洛,解放全中国!
        众人在呐喊声中剧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